顾笙歌.

去看置顶!

微博@顾笙歌QAQ

蓝涣他道侣



磕爆西作西 寺类寺

六爻,杀破狼,默读,是我的心头好呀!

我一辈子都喜欢皮皮!

梁靖康超级好看啦

裘克克是我的天使吧

文笔很烂,能被您们喜欢,真的是三生有幸

画渣很想画画QAQ

辣鸡文笔也想写虐文QAQ

【恋与×你】(带你过七夕)我愿与做那牛郎织女,真爱不泯

古风

捕快逃犯

(好久不玩游戏了,对阿起的性格有点拿捏不定)

那小捕快插着手看着我,戴着一个颇碍眼的斗笠 欲盖弥彰的放下一般的白纱,一张俊脸上头布满了红霞。

我也一样插着手看着他,看着他那双琥珀色的眼瞳里倒映出自己的脸。

还带着血。怪渗人的。也难得白起能看着这张脸害羞。

风卷着飘落的竹叶从我眼前飘过,穿过白起垂下的白纱,然后在地上卷成一个漩涡。

他伸出了舌头,抿了抿有些发干的唇,继而从我脸上挪开了目光。

一场幼稚的较量就此结束。

我是个安分不下来的主,瞧着眼前的白纱晃啊晃,白起一张脸在后头若隐若现的。

足尖一点,手一捞。

顶着白起惊愕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后,指尖翘起,挑着正是他那顶斗笠。

心情颇好的扬了扬下巴,炫耀似得转着手上的斗笠。

有点像是一个小孩子在要糖。

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白起别别扭扭的伸出他的一双手。

偏着头,拿鞋尖玩着地上的石子。

他抿了抿唇,又将手往前伸了伸:“还给我。”

我只觉得这小捕快的反应是在可爱,插着腰,躬下身。

弯着一副眼镜道:“怎的是你的了?”

一张溅了血的脸,配上着笑嘻嘻的表情,有点像是个玉面罗刹。

白起用着余光瞧到。

看着眼前的人一笑漏出一对虎牙,白起没忍住,弯了嘴角,却又故意偏过头,不教人瞧见。

我歪了歪头,这人是怎么做到嘴角勾起来,眼睛却纹丝不动的。

这小捕快是在实心眼的很,我问,他就说。

“戴在我头上的当然是我的了。”

我“噗呲”一声笑出来。

手上的斗笠转到越发快了:“可这斗笠现在在我手上。白捕快,你说,这是谁的。”

他像是笑意过了,扳正头,先前的笑眼荡然无存:“胡闹。”

我也跟着故作正经,仰着头,好似思考几许,复而说:“好像着实有些胡闹。”

也没等白起再斥自己,把斗笠往自己个儿头上一盖。

男人的尺寸对我来说实在太大,有些滑稽的在头上摇摇晃晃。

贱兮兮的说到:“现在它在我头上了。多谢白捕快赠我斗笠。”

白起见状就要来取,我那里有那样蠢笨,还没等他触到那白纱半分,就蹭的一下子跳开。

“世间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送出去的礼自然也拿不回来。”

他飞升一跃就要来捉斗笠,我哪里会不知晓,一个转身,就教他扑了个空。

可白起的手却在空中一转,捉住我的肩头,一下子就往他的怀里带。

他手劲大,我只觉得肩胛骨都要给他捏裂了。

一下子跌进他的怀抱里。

出乎意料的温暖。

一点都不像自己,常年被血淬的冰冰凉凉。

白起有着我贪恋的温度。

灼热的好像是要把我融化。

酥的无骨。

头上一轻,斗笠早被他扔开,可怜兮兮的躺在一边。

我急着要去捡,却被他握住手腕。

“上上次是发带,上次是玉佩 这次改斗笠了?”他幽幽的说到。

我像是别人挑开了遮羞布一般羞赧。

“我瞧这些物件,我心生欢喜!”死到临头,我还嘴犟。

他似有些失望的蹙了蹙眉头:“不是因为对人心生欢喜?”

我愣在原地,吐不出一个字来 好半天才支支吾吾的喃喃了一句。

“才不是。”

他紧盯着我,像是要把我里外看个透彻。

“那这样只好公事公办了。”

我一听这话心道不妙,手腕处拼了命的使劲,可没曾想这白起力气这般大。

“不如就罚你今晚陪我?都说时间如黄金,想来是够抵了。”

我嗫嗫嚅嚅的应了一声。

接着就被揽住腰身,带到半空。

“我自己能行。”

“我带你。”

“估摸着这个点街上还热闹着,我带你去逛逛。”

“你可还欢喜?”他颇带些笑意看着我,我一时分不清他再说哪个。

好在他也未有追究,自顾自寻着路。

“喜欢,喜欢你的安排。也”

“喜欢你。”

互相利用

(我对撩撩是真爱了,哈哈哈,糖里夹刀)

(可能是皇子和将军小姐设定)

许墨很会画眉,我常问他,你一个皇子怎的做这些妇人只是这般得心应手?

他只是掰正自己的头,铜镜里映衬出自己这张被许墨侍候的漂亮的脸。

“很好看。”

今天也一样。不过今日却没有与他下棋,只因今日是七夕。

他说,他在雀鸣楼定了雅间,说是能看见今日江上的烟火。

我没说是否满意,只静静的瞧着镜子当中许墨的笑。他也不在意,顺着肩头滑到我的指尖,执起我交叉的双手。

“我想吃糖人。”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走在前面的许墨顿了顿脚步,转过身,笑着牵起我垂在另一边的手。

不轻不重的揉着:“好,我带你去。”

“我不想坐马车。”

许墨揉着我的手停了停,随即又不轻不重的揉起来。

“依你。”

他揽过我的肩,抬脚就往门外走。

街上熙熙攘攘,女子和自己心意相通的男子并肩走着。

一时间,我都觉着自己和许墨与常人无异。

一路静默的走着,许墨不知从什么时候变出两个糖人来,一个身着立领白衣,一个穿着粉色破裙正是自己与许墨的装束。

小人做的有些粗糙,除了发饰衣物,其余不过一个球三个点。

我却鼻尖一酸。

浅笑着接过糖人,也不吃,就举着瞧着,眸子里头说不出的温柔。

“不吃吗?”他问我。

我摇摇头,只捻在手里。

“我心里瞧着欢喜就是了。”贪恋的再看了糖人两眼。

他笑着执起我另一只空着的手:“走。”

我抬头望着他,他生的好看,天生适合笑,只是这笑在脸上挂的久了,我早就分不清是真是假了。

垂下眼睫,掩住眸子里的风起云涌。

弯着眸子应了一声好。

这一小段路走的分外长,许墨时不时停下来,给我买些小玩意。

他的笑容里头像是带上了几分的真心。

待到了雀鸣楼,里头早就挤满了人,小厮引着我们去了二楼的雅间。

桌上菜肴早就摆好。

我却一心一意瞧着手里头的糖人。

“我只你喜这家的糕点。”许墨夹了一筷子荷花酥在我碗里。

我不声不响的把它吃完。

相对无言。

像是设计好的,正当我拿着手帕抹嘴巴的时候,外头噼里啪啦就响起烟火在半空炸开的声音。

绚丽的烟火在黑幕布似得夜空中炸开。

尔后落在江上,激起一阵子火树银花。

当真真的漂亮。

我捻着一对糖人瞧得专注,许墨悄悄俯身,在耳畔烙下一吻。

就好像真是一对儿新婚夫妻,正在蜜里调油。

他低低的笑着。

我捻着糖人的手紧了紧。

瞧着糖人的两个小黑点,下定了什么决心。

偏首,衔住了许墨的薄唇。

他微愣着,复而眸子一弯,回应起我来。

耳边的烟火爆炸声越来越轻,最后淹没在许墨的换气声中。

只觉得心头翻腾着爱而不得的意味,要把我淹没。

算了,就再沉溺一回,就一回。

狐仙捕快(爆甜)

狐仙捕快

延安这块地方,山好水好,这几百年来,出的精怪可不少。

这不,这几阵子又出了个狐妖。

那狐妖占了一个山头,立了个牌坊,说是个劳什子“狐仙府”。

这狐仙还给自个儿去了个俗名,唤作“许墨”。倒当真真和他那三千青丝,同墨染似得。

这狐仙长得艳丽无比,世间男子在这满天红纱的狐仙府,再怎么坐怀不乱,也走不过三道。

据说这许墨舞姿柔美,身段婀娜,唱腔也是顶顶的婉转。

虽说这狐仙许墨不害人,可自他一出,这天下男人皆是不好女色好男色。

官府也是对他拿捏无法,只得派了个毛头小子去探探头。

这小捕快姓白,今儿个刚刚上任,正是三把火的时候,接了指令就御剑往延安赶。

不出半日,便到了这狐仙府。

刚一落地,就入了这狐仙布下的美人阵。

满地院落,个个屋上挂红纱,屋内好似有着千个万个的狐仙,舞姿端的婀娜,唱腔也是一绝。

扰是个圣人,也怕是难不动凡心。

可这小捕快也真当当是实心眼,只吞了吞口水,“蹭”的一声,竟然是把剑抽了出来。

剑光一晃,晃去了满屋虚影。

那小捕快微微一愣。

坐在房梁上的许墨却是“咯咯”的笑了起来。惹得那小捕快猛的抬头。

这一抬头,就瞧见一双白晃晃的腿在红纱里头晃。

再接着就瞧见许墨青丝散着,微眯着一双桃花眼,上下打量着这个小捕快。

“你叫什么?”许墨挑了挑眉,似黛画的。

那捕快是真当老实,躬身道:“在下姓白 名起。”

“家中有亲人否。”许墨换了个姿势,无骨的手支着头,软绵绵的歪在一边,漫不经心的把玩着一缕挂在耳边的发丝。

“无,在下从小丧父丧母。”

“哦。”许墨好像并不在意,舔了舔唇,给红艳艳的唇染上一层潋滟。

白起只觉得一把子邪火直往那处烧。

“不用这样躬着,我又不吃人。”白起只觉得那狐每个字都带着钩子。

“那可有婚配?”许墨又问到。

“无,我四处飘荡,哪里会有姑娘愿意跟着我。”

“那,男子呢?”话钩子才刚刚勾住白起的心,许墨就飘飘荡荡落进了白起微微张开迎接他的怀抱里。

手勾上那人僵直的脖颈,俯身在人耳边吐气如兰。

“去,我的床榻就在这门背面。”

白起就像受了蛊似的,揽着那人就抬脚往里走。

“你可想好了,进去了,可就出不来了。”

白起没和着小狐妖搭腔,径直把人扔在床上,褪了两人衣衫,便俯身而上。

满屋子的红帐,都比不上许墨情动眼角微红,再婉转歌声也比不上腻人娇吟,腰肢的确是软,软的好像一摊春水。

一屋子的春色。

自这小捕快一去不归后,再上山的男人都被一个黑色锦衣男人打了下来。

个个挂彩。

“我家小捕快这是吃醋了?”许墨笑盈盈的捻着一枚亮晶晶的紫葡萄就要往白起嘴里送。却不曾想那人不吃这套,捏住献殷勤的手腕。

“是。”倒是个不会撒谎的主。

许墨的眼睛笑的越发开了,半衔住那颗葡萄,伸着脖子就要往白起嘴边送。

葡萄一下子被人叼走,许墨没忘记分开前舔了一下白起的嘴角。

“少撩拨我。”白起这气,早撒了一半。

怀里头的温香软玉不安分的乱点火,细细密密的舔着白起红了大半的耳根子:“我偏要。”

一咬牙,把人反扑在床榻间,瞧见许墨笑的成个偷腥的狐狸。

白起才知道,这是着了这个狐仙的道儿。

好在这小狐长得标志的很,也不亏。

“阿墨,来,我扶着你。”白起好生好语的说到。

可刚迈出一只脚,一阵酥麻就直上了大脑。

颇恼的微微喘息到:“你这小捕快枪法倒准,才几次就中。”

不经意间动了动腰肢,暗处那点又传来说不清道不明的酥麻。

没忍住轻哼出声。

(这里备注,狐妖可以怀孕,不论男女,男人怀孕会压到“那一点”)

置顶

置顶

这里顾笙歌呀!蓝涣他道侣!

杂食女孩,属性杂到不行,慎关!

这里列一下子属性。

priest女孩!每天吹一遍皮大!六爻杀破狼默读镇魂我的白月光!

钟爱长庚顾昀沈易陈轻絮程潜严争鸣扶摇派的所有人!费总!沈教授!

mxtx书粉,魔道三个心头好,蓝涣宋岚蓝景仪。

只要你喜欢六爻默读杀破狼,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只要你吹蓝涣宋岚蓝景仪,我和你双修!

全职肖时钦中心。

all肖!all肖!all肖!

肖时钦他超好!

他们真的是人好不火,我给他们站街!

游戏第五人格,磕爆杰裘!杰裘!杰裘!裘克儿我的爱!

恋与制作人许墨中心。all许!all许!all许!

起许真的超好!李许也超好!

许墨er是我的朱砂痣啊!

鹤相欢老师和萧韶老师真的是我二次最喜欢的画师!我攒够钱了我就约稿!(流下贫穷的泪水)她们画的真的无敌好看!

二次唠完唠唠三次。

搞偶女孩绝不认输!八月了还在搞偶!

坤音,乐华,觉醒女孩!

all洋!all洋!all洋!李振洋这只大猫!

all正!all正!all正!

all丞!all丞!all丞!

这俩宝贝太可爱啦!

瑶墨是我一辈子的心头好!

靖佩瑶觉醒第一A!

我搞奶泡啊!

丸子异无敌好了真的是!

火箭少女pick 紫宁!紫宁!

冷颜蜜嗓张紫宁!

美宁永远不be!

西作女孩绝不认输!西门彦这个大猪蹄子!哼唧!

王一博是受!肖战才是攻!

我不听我不听,就算演了蓝忘机!

陈坤老师真的好好看啊!刘昊然同学长得无敌干净!王一博这张脸我吹爆!

got7一辈子是我三次元的心头肉,七个少年无敌好!

最后最后,感谢您能在茫茫大海当中找到我,喜欢我,我真的无比荣幸。

致谢!

糖分爆炸

糖分爆炸

美作很爱吃糖,尤其热衷于棒棒糖,西门彦问过他。

他却一抖外套,拉链叮里哐啷的作响。

捻着棒棒糖,转了几圈,才含含糊糊的说。

“因为很酷。”

然后又翘起椅子,摇摇晃晃的。

窗外头天蓝的很,他就一边看着风景,一边极兴奋的和西门彦嚷。

“看看看!”

“那朵云好像一只狗哦。”

美作好不容易把他的棒棒糖从嘴里拿出来,充当指挥棒,朝着外头一指。

傻呵呵的笑。

西门彦也拿他没法,就着手里的笔,瞧了瞧美作满脑子糨糊的脑袋。

“好好看书,说好了要考一个大学的。”

少年撇了撇嘴,颇嫌弃的把棒棒糖塞进嘴里,转着笔,对着本子上自己看不懂的习题。

拿着手肘戳了戳西门彦:“这道题我不会诶。”

好在美作不笨。

在高考前好歹是全都弄懂了。

进考场前,西门彦叫住了叼着棒棒糖的美作。

“好好考。”

简简单单三个字,美作却觉得一下子就有了独闯一切的勇气。

小声嘟嘟囔囔一句。

“我会好好考的。”

西门彦没忽视嘴角的笑意。

美作查成绩那一天,只觉得心都要蹦出来了。

哆哆嗦嗦的摁下鼠标,然后看到令人满意的消息后,猛的一跳三尺高。

还没等美作把这个消息告诉西门彦,西门彦就先来找了美作。

美作瞧见他的时候,他正低着头,用白的发亮的鞋尖玩着路边的小石子。

美作只觉得千言万语记着说出口却哽在那里。

不上不下。

西门彦抬起头,就瞧见美作站在那里,含着一个棒棒糖。

“过来。”他向他招了招手。

抬手的瞬间,口袋里露出来一大把棒棒糖。

是美作喜欢的草莓味。

他的鼻尖猛的一酸。

飞扑的,扑进了西门彦张开了怀里。

撞了个结实。

“你就不怕我没考上吗?”美作闷闷道。

西门彦笑了,揉了揉美作毛茸茸的小脑袋“我相信你。”

美作只觉得眼泪都快要被这人说出来了。

哼哼唧唧的蹭了蹭,说的到。

“你说,要和我说的话是什么。”

话毕,就被一下子从怀里拎起来。

“我喜欢你啊。”

“我早就知道了诶。”

“我喜欢你。”

“我知道。”

然后就被拿走了棒棒糖,被一个软乎乎的嘴唇塞住了嘴 。

西门彦咬下一小片棒棒糖,不由分说的就顺着舌尖抵到美作的喉口。

顺着唾液,一起到了腹里。

美作觉着这草莓棒棒糖真甜,甜到心窝子里头去了。






下午好,向所有人问好除了尔晴

射我?我看谁射谁

射我?我看谁射谁

(沙雕短打)
(梗源 @nuanbababy 杀手总裁梗 )
(还有另一篇,美作总裁,西门杀手)
西门彦最近有点烦恼,他的办公室里头莫名奇妙的会出现子弹壳,或者是一小朵红到过分的玫瑰。

问了自己的秘书。

那个女孩子却是一脸懵的摇摇头说。

没有人进来过啊。

秘书的办公桌就在自己的门口,不可能没看到。

西门彦一手撑着头,一手捻起一小片,放在眼前慢慢大量。

红到过分。

指尖弹了弹,一小片花瓣没弹出老远,淡淡的停在离西门彦不远的桌面。

和西门彦大眼瞪小眼。

哦,抱歉它没有眼。

倒是美作站在另一幢高楼上看着他。

今天是他第一天当杀手,也是,只有这样初生的牛犊才会这样傻乎乎的。

老练些的都不回这样,明目张胆。

他穿着一声黑,还穿了风衣,在初秋的天气里像个异类。

一看就知道,一点都不熟练。

助理小姐敲敲门,探进来一个头。

“总裁,今天要去听潮参加冯氏的新品发布会。”

西门彦颇头疼的揉了揉脑袋,一下子抚去桌上的花瓣。

起了身,抻了抻皱皱巴巴的西装。

“让司机五分钟后楼下等。”西门彦捻起一片花瓣塞进了胸前的口袋里。

助理小姐笑着应了一声,马上吩咐下去。

西门彦秉承着两家是世交,买了个值钱不中用的玩意,驱车开向酒店。

堂内宾客还未来全,一个服务生弯着腰说:“是西门总裁吧?”

侧了侧身子看了眼西门彦似笑非笑的眼睛:“这边请。”

西门彦骤的笑开。

“好哦。”

一路上没什么人,大概是还早的缘故。

服务生领着西门彦到了“1301”的房门前。笑着从上衣口袋上掏出一张房卡。

西门彦笑意更深。

小服务生笑着给他开了门,手握在门把上。

一双眼睛笑的眯了起来。

“好哦。”

咔哒一声,后腰就多了一个东西。

硬邦邦的。

西门彦笑着举手,转过身。

“你好哦,杀手先生。”

美作愣了愣,手上动作一松,就被西门彦别过手腕,美作吃痛,枪一下子掉在地上,好在有厚厚的地毯,没发出多大的声响。

“随意拿枪指着别人不好哦,冯大少爷。”

也不给人惊愕的时间,把人甩在床上,扯了扯领带。

“而且,也不知道谁射谁哦。”

美作两眼一闭,完了,这个玩笑开的有点大。

一拜天地(二)(番外)

一拜天地(番外)

短篇还有番外。

西门彦与美作打娘胎里就认识,两个夫人玩笑着说了一句。

“不如给两个人定个娃娃亲算了。”

一语成谶。

娃娃亲是没定成,倒是美作,会走路的时候就一步不离的跟着西门彦。

西门彦也乐意这么个粉雕玉琢的团子粘着自己。

长得大了,长得开了。

都出落成了个翩翩公子。

“西门。”

西门彦正好生写着字,旁边美作却是坐不住了,玩着自己的纽扣,唤了他一声。

西门彦偏了偏首,手腕没得停下,应了一句。

“嗯?”

美作也不介意他有没有在听。

自顾自的说着。

“聊斋里头有姐妹情深的,你说有没有兄弟的?”他含着笑看向西门彦。

笔尖晕开一个墨点。

搁下毛笔,对着那人发亮的眼睛,西门彦应了一声。

“有。”

还微微颔首。

少年朦朦胧胧的情绪悄无声息的滋长。

甚至以为它不是爱情。

知道藤蔓长满自己的心的时候,方才惊觉,还好不迟。

借着微醺的劲头,西门彦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长长一篇刨心窝子的告白讲完。

嘴巴就被堵了一个严严实实。

两人之后捅开了窗户纸,互相帮着自渎了几次。

无夫妻之实。

一次谈不上是情事的欢好后,西门彦靠着枕头说:“我们那儿老一辈的人都说,这夫妻拜堂叩首才算牵了红线,就算以后一个先死下了黄泉,也有红线牵着,到了奈何桥就再走不远了,另一个人,就能再找到他,来世还做夫妻。”

美作弯着眼睛,笑嘻嘻的搂着他的腰身,蹭了蹭。

“什么时候我们也拜堂,我们下辈子也要找到彼此。”

西门彦也完了眼睛。

应了一声,好。

他们没拜完堂,也没合葬。

都是男子,也不知是不是称不上夫妻。

也不知有没有丢了彼此。

时代变迁,多年以后。

美作叼着一个刚买来的煎饼果子,手里领着一个公文包,衬衫的扣子乖巧的扣到了最顶上。

急匆匆的走在街上。

西门彦垂着头,不吭声的从他身边走过。

鬼使神差的,美作偏了偏首,只觉得额角莫名有些疼。

握着公文包的手也松开。

盯着西门彦的背影,驻足不前。

左心口闷的慌,像是要爆炸。

长吁几口气。

秋风微凉,抚在脸上一片湿润。

美作有些狼狈的抹干净了脸上泪痕。

暗自想到。

“真是奇怪。”

摇了摇头,捡起地上掉落的公文包,追赶着早已开走的公交。

拐过转角,西门彦扶着墙边喘气。

一串串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下来,砸在他的公文包上。

小小一个鞋尖蓄不了那么多泪水,一点一滴的的滑在地上。

眼泪流不完的流。

舌尖微麻。

西门彦只觉得心里头堵的慌,回首想要找到刚才的男人,却不见了。

呆呆愣愣的站着,望着来来去去的人群,他垂下头,暗自轻笑。

干嘛那么在意,陌生人而已。


一拜天地(一)

一拜天地

歌很虐,很虐,每次听歌都忍不住心一揪

私设文革背景

教书先生和大少爷设定

可能有点虐

一发完

食用愉快

外头的雨下的很大,噼里啪啦的,一下下砸在青石板路上。

美作撑着一把油纸伞,额前碎发被雨水打的有点湿,黏在额角。

瞧了瞧腕间的表,指针滴滴答答的走着,淹没在雨水噼啪里。

风嗖嗖的刮着,美作暗自庆幸着自己事先穿了立领衫,转念一想,那个人一天到晚就晓得读书,也不知道有没有加衣。

加快了步伐。

地上的水溅起一个个儿水花,溅在了美作的衣角上。

好不容易到了学堂,三步并两步的跳上台阶,急匆匆的就要去收油纸伞。

伞骤的收拢,伞面上的水珠好像没反应过来似得噼里啪啦的落下去。

落在青石板上,落在美作的衣角上。

好不容易走到了学堂,美作三步并作两步跳上了台阶。

急吼吼的收伞,伞面上的水珠好像没反应过来似得,噼里啪啦的全落在了青石板上,落在了美作的衣角上。

“还这么急急躁燥的。”西门彦背着手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大堆小崽子。

美作抬眼瞧了瞧,文不对题道:“怎么城北的吴家小少爷今儿个没来?”

撩了撩湿的半透的袍脚,进了屋。

一帮子人又通通涌进小小一个木门框里。

老院子是露天的,美作有时候真的认为他和他就一辈子生活在这一方天地里了。

雨噼里啪啦的下着,落在院子中央的坛子里,变成一圈圈涟漪。

西门彦揽着最后一个小孩进屋时,垂眸道:“他做了红卫兵,念了昔日我对他的照拂,没领着一帮子人来就不错了。”

屋子本就算不上大,这站了十多个人,一时间挤的慌。

美作一点儿不客气,提起桌上的一方茶壶就往嘴里灌。

淡褐色的茶水刚入口就急忙忙吐了出来。

眯着眼睛咧着嘴嚷道:“你好歹是茶商的儿子,怎么喝茶碎儿泡的茶,还冰冰冷的。”

复而抬眼看向西门彦:“他们。”

还没等,西门彦那句话说出口,美作就急得拍桌子跳起来。

嚷嚷道。

“他们怎么能这样。”

美作急的眼睛都红了,扣在桌角的手颤着。

他松了松手节,闷不吭声的走到西门彦面前,抚了抚西门彦的衣角。

粗砺的质感。

美作只觉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屋内一丁点儿声音都没有,眼泪掉在地上啪嗒啪嗒的。

一屋子大大小小的少年孩童就瞧着屋中央美作揪着西门彦衣角,金豆豆掉个不停。

哐啷一声。

本就和门框藕断丝连的木门一下子被人踹开。

为首的少年,正是一帮子风头正盛的红卫兵的头头。

眉宇之间意气风发。

西门彦揽过还在抽抽噎噎的美作,挡在他的前面,他整个儿人都绷紧着,就像一只护食的母兽。

那些小崽子也默不作声的往后退,退出一个弧形来。

美作扫了一眼门当口儿的一帮子人。

站在最边上,离自己最远的,低着头不敢看自己的正是城北吴家的少爷。

男孩子低着头,绞着自己身上的西装。

不敢看他们。

小的里面有一个,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声:“飞源哥哥。”

在这安静的房间里边分外的清楚。

那少年的肩膀明显的都了一下,像一个纸片人一样的。

美作腹诽。

该这般飘忽的应该是自己和西门彦才是。

为首的少年,抬了抬下巴。

一群半大孩子就蜜蜂似得涌进来,把桌子椅子砸了个干净。

又像退潮水一样,退了个干净。

吴飞源始终站在门口,低着头。

领头的少年向着那些个少年点了点头,随即撩袍就走。

就留下一堆破烂椅子。

西门彦:“你们都先回去吧,这几天别来了。”

以后也被开了。

方才叫“飞源哥哥”的男孩子,拉了拉西门彦的衣角。

奶声奶气的叫了声老师。

一屋子人走的只剩两个。

美作低着一个头,也看不清表情,漠然的走到那堆破烂桌椅前,默不作声的开始收拾。

刚想抬起倒着的桌椅,就被西门彦握住了手。

“你也走吧。”

他就听见他说到。

反手握住西门彦的手腕,轻轻揽住。

好像这一抱就是一辈子。

第二天清早,美作还躺在床上,门就被措不及防的踢开。

是比昨天更加多的少年。一个个袖口都绑着红布。

美作一颗心只觉得凉的透底。

那帮子少年挪开一个不甚大的过道。

西门彦垂这头,被一个人提着后领扔了进来。

龟在地上,被一个还没有西门彦高的少年踩在脚下。

嘴角的血痕没来得及擦去,全数落在美作的眼里。

还没等到他出声,只是动了动手想要揽起西门彦,就被另一个少年揪着头发,响地上砸去。

咚的一声。

就好像成亲时候磕头。

美作只觉得头晕眼花。

眼前黏糊糊的一片,好像是血。

手紧紧抠着地,先要起来,却被人用脚一根根碾过手指。

钻心的疼,疼的美作叫不出来。

脸颊稍稍离开地面一寸,就又被狠狠的踩下去。

像是踩什么似得,还碾了碾

额角的血还在一直都流,留在地上,落在衣上,像是要染红美作的青衣。

西门彦一下被人踹在地上,艰难的,用手抠着地板前进。

美作才发现,他被人打断了腿。

他呜咽着,嘴巴里的血流个不停。呜呜啊啊,没个字形。

西门彦刚刚抬起来的头又被摁下去,狠狠地。

“你不是先生,就让你话都说不出看你怎么祸害人,你不是教书救人,就让你连自己的人都救不了,恶心的断袖,刚好,两个罪名一起端了。”

为首少年背着手,摇摇摆摆坐在床上,看着两个人跪着,被人强行用脚按在地上。

狠狠的啐了一口:“恶心,真他妈恶心。”

说罢 挥了挥手,一帮少年拿着手腕粗的棍子进来。

美作甚至都感觉不到疼了。

西门彦呜呜的叫着,美作只觉得他在唤自己。

眼睛弯着微微抬头,眼前几乎是血色的一片,向着西门彦的地方微微偏了偏首。

“一拜天地”

他说道。

看见西门彦微微愣了愣。

随即 两人又被狠狠的摁了下去。

“二拜高堂。”

他们没等到最后的“夫妻对拜”

为首的少年颇嫌弃的用鞋尖踢了踢美作,没有声响 。

起身,朝着身后几个少年:“扔到后边乱葬岗去吧。”

走出几步,又回头补了句。

“别扔一起,两个男人,恶心死了。”

说罢又抚了抚袍脚离开。

他们没完成拜堂,也没有合葬。

好歹是磕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