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青

有幸与你相识

最近在搞自己家oc

同人不知道还能不能营业了(bushi)

等我劳改(bushi)回来

裘克也想变得可爱(完结啦)

杰裘双向箭头  裘克也想要变得可爱

随着最后一个求生者被送回庄园,杰克从善如流的将最后的求生者抱起。

哦,原来是医生小姐。

不得不说,医生小姐这张脸还是很可爱的,特别是她的嘴唇,粉嘟嘟的,像是果冻。

偷偷躲在板子后面的艾玛咽了咽口水,然后盘算着什么时候匹配到杰克,拆光他的椅子。

而和艾玛一起偷窥的裘克就没有那么开心了,他不仅没有看到自己暗恋的人的欣喜,反而因为自己没有医生小姐姐那么可爱而,有些失落。

他大概是喜欢像艾米丽这样可爱的女孩子吧。

躲在面具后面的嘴巴撅起,笨拙的捏了捏身上厚重的戏服。

什么时候瓦尔莱塔小姐去要一份礼服吧,毕竟红蝶的欢迎会要开始了,不是么。

给自己找了个完美似得理由。

然后悄悄攥紧了拳头。

瓦尔莱塔小姐听到裘克需要定制衣服时,简直就是要当场就将自己给他设计的图纸通通倒出来供他挑选。

毕竟有这样一个可爱的男孩子在身边而不能替他做衣服,简直就是折磨。

不是吗。

不得不说,裘克长得是真好,只是他对自己太没有信心而老是用宽大的戏服和可怖的面具将自己遮的严实。

这不仅在游戏时很是麻烦,而且,有这样一副好面孔而藏着掖着,简直小气。

瓦尔莱塔小姐对手指。哦,好像有点麻烦。

不得不说,手多的人效率就是快,一个礼盒装的礼服稳稳当当的送到了裘克的房间里。

瓦尔莱塔小姐才不会承认这套衣服早就给裘克做好了,只是稍微加了些装饰呢。

礼服做的十分精致,很显然是下了十足的功夫的。

将衣服从礼盒里抖开时,纵使是不大懂的现下审美的裘克,还是忍不住惊叹。

真的是太漂亮了。

虽然自己也知道或许用漂亮这一个词有点不合适,但,的确也只有漂亮能够形容。

小心翼翼的脱下肥大的戏服,取下可怖的面具,摘下滑稽的假发。

匀称白净的身板是展现无疑了。

不安的抿了抿唇,尔后小心翼翼的把礼服穿上,一丝不苟的扣上每一颗扣子,包括最上面的那一颗。

整整齐齐的。

手在把手那里几番犹豫还是摁了下去。

谁知道瓦尔莱塔小姐早就在门外侯着了,她的手搓着,在看到裘克终于肯摘下那面具后,那股子恨铁不成钢的意味早就飞到云霄里去了。

要是早这么穿,杰克早就抱回家了。

瓦尔莱塔小姐想到。

庄园里人人都知道杰裘两个人是双箭头。

裘克只会和杰克拌嘴,而杰克也只在裘克面前放下绅士的面具。

爱操心的瓦尔莱塔小姐和那群小姑娘们早就暗搓搓的准备撮合两人。

连庄园主也是费劲心思的搞出那些乱七八糟的娱乐项目。

在瓦尔莱塔小姐在心里嚷嚷了好几遍,

天啊天啊天啊,怎么有这么可爱的人。

后。

她才发现这个小男孩实在是不会穿衣服,急急忙忙将那人推到自己房间里。

手忙脚乱的给裘克改造一番后,还将红蝶小姐姐给找了过来。

毕竟,人家艺伎的化妆技术总是要比自己这个痴女,啊呸,蜘蛛好的。

手忙脚乱的折腾了半天,瓦尔莱塔小姐才将被精心打扮好的裘克推到镜子前。

镜子里的人,小巧精致的脸蛋再被红蝶细心雕饰后,简直就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粉底恰好将眼上的疤痕遮盖了大半,本来就没有多少瑕疵的脸更像是一个瓷娃娃。眉型好看的只要用眉粉轻扫,就足够了。

最让人喜欢的就是眼睛了,平常看来只是圆润的小鹿眼,眼尾却是意外的上挑,大地色的眼影加深轮廓,眼角的水红色简直就是点睛之笔,哦,还有眼下的泪光。

锋利的鲨鱼牙被很好的隐藏在那嫣红的猫咪嘴下,悄悄敛起往日的锋芒。

火红色的头发软趴趴的趴在额头上,像是刚洗完头发似得,还湿漉漉的。

半透的纱制衬衫上缀着各式样的小星星,外套是一件宽大的西装外套,松松垮垮的盖在肩膀上,另一边堪堪挂到了手臂处,衬衫的领子微敞,露出了好看的锁骨,和锁骨链。简简单单的锁骨链,除了一个小月亮挂在颈间毫无装饰。

黑色的西裤用酒红色的丝巾系在腰间,还露出几寸白腻的腰肉。另一条腿瓦尔莱塔小姐干脆做成了极短的短裤,细白的大腿在银色的假肢的映衬下,是愈发的白了。

当红蝶和瓦尔莱塔小姐推着裘克来到红教堂的时候,原本吵嚷的大厅一瞬间变得安静。

脱离了面具的裘克有些不大自在的抿了抿唇。

医生,前锋和杰克不在。

玛尔塔说他们在进行今天最后一场比赛,大概快要结束了。

因为本来一起匹配的园丁和慈善家已经先回来了。

裘克木讷的点点头。

果然离开了面具还是很不习惯。

或者是说,没有信心。

局促不安的坐下,完全没了往日的痞里痞气。

众人纷纷表示,这个男孩子是谁啊,不用罢裘克换回来了,就这样,挺好!

正当人们还仍在为裘克改变的时候,杰克正哼着小曲踏进教堂。

身后还跟着医生和前锋。

杰克那藏在面具后的狐狸眼悄悄眯起,薄唇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裘克不安的攥紧了拳头,那个人到来之后,简直就是想将面具重新戴到脸上,好盖住这张快要红透了的脸。

他,可千万要注意到我啊。

大概暗恋者的心情总是这样,矛盾。

大概是因为红教堂太过湿冷的缘故,裘克的手脚冻的冰凉。

乖巧的把手笼在一起,哈着气。

好看的眼睛垂着,睫毛像是一排小帘子,遮住了那双好看的眼睛。

正当裘克认真的在暖手的时候,肩膀上微微一重。

他猛的一回头就看见自己那只被瓦尔莱塔小姐生生扯下来的袖子回到了他本该待在的位置。

始作俑者正是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不自在的轻咳一声为的是缓解尴尬,谁知道传到杰克耳朵里却是因为衣服穿的少了。

狐狸眼眯得更厉害了。

刻意的往裘克那边坐了坐。

惹得那个面皮薄的人又红了脸,还小声嘟囔。

“伪绅士。”

嘴角弧度弯的更甚。

裘克压根没听见庄园主为了欢迎红蝶而做的演讲。

他的眼睛就从未离开过地板。

心砰砰直跳,哪里还听的进别的。

本来打算和杰克告白的计划也是完全泡了汤。

啊,告白什么的果然还是太强人所难了吗?

裘克心里的小人揪着自己的头发说到。

席间,裘克几次想要和杰克说话,可每每鼓足的勇气又在一瞬间泄去。

嘛嘛,告白真的很不适合自己。

好不容易熬到了欢迎会结束,瓦尔莱塔小姐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又回来了。

真想把他们两个关在房间里锁着。

浑浑噩噩的回到房间,裘克一下子就倒在了被自己换下来的戏服上。

懊恼的乱蹭。

啊,总会有那一天,我能够说出那句话的。

想法又被自己推翻。

突的坐起来,

不行不行不行 今天好不容易打扮一番,要是再不告白的话,那不就,更没有机会了吗。

当裘克敲完杰克房门时,他才后知后觉的后悔。

可惜,迟了,杰克早在他逃走之前打开了房门。

大概是休息的缘故,杰克那副人骨面具被摘了下来,哦,还有手上的刀刃。

在看到那人的一瞬间,顿时没了底气,本来准备好的台词也一下子变得一片空白。

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慢慢会像起来自己要说的话。

索性一闭眼。

“我,我喜欢你,平常日子里和你作对完全是因为我喜欢你,因为太喜欢你了,所以才忍不住弄虚作假。清晨炎午凉夜,每时每刻我的脑子里全是你的身影。看到你抱求生者我会生气,看到你对那些可爱的女孩子绅士,我就忍不住想要变得和她们一样可爱。我所做的一切,我的一切改变 全是因为我喜欢你。”

一番话说下来完全耗完了裘克所有的羞耻心。

在说完的一瞬间 裘克就已经想好了要逃跑。

谁知道,才刚转身,手腕就被钳住,自己被拉到那人的怀里。

好听的红酒嗓在自己头顶响起

“说了这么可爱的话就想着要跑吗?你真的太狡猾了。”

“而且,告白这种东西怎么看都应该是左位说的。”

杰克弯下身子,吐出的热气恰好打在裘克的耳畔。

“我喜欢你,比你喜欢我来的早。”

从刚来庄园就喜欢了。

裘克不出意外的红了脸。

“所以,和我在一起吧。”

啊,事后据瓦尔莱塔小姐所说,裘克两次轮班都是他代班的呢。

评论(19)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