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青

有幸与你相识

最近在搞自己家oc

同人不知道还能不能营业了(bushi)

等我劳改(bushi)回来

裘克是什么味道的糖

六一礼物

我有罪!我有罪!小仙女们请尽情殴打我这个有罪的人!

裘克发现最近很奇怪,自己偷偷藏起来的甜食总是会莫名其妙的不见。

为此,他很是烦恼。

曾经想过是艾米丽为了自己的牙齿着想,而将它们偷偷收起来。

为了这件事,他有好几次都想找那个小医生聊一聊。

大不了就是拿一次放水,换一颗糖嘛。

很可惜的是,这看起来最会偷拿,咳,自己糖的人,完全就不知道自己藏糖。甚至听说了这件事之后准备好好收拾自己一番。

呜啊,我裘克不要面子哒!

呜呜,艾米丽小姐我错了啾!我这就把您送去地窖!能不能不要拔我的牙。

裘克捂着腮帮子愤愤的想。

要是让我找到那个偷我糖的人,我一定要让艾米丽小姐把他的牙齿拔光!

杰克先生最近的心情很好,哼的调调也比以往好听了许多。(大雾)就是不怎么带玫瑰手杖了,让那些思春(?)的少女们失望了好久。

瓦尔莱塔小姐最近发现杰克先生老是神出鬼没的,就算是休息,也会一个下午消失个没影儿。

偶尔轮班的时候也会莫名其妙的失踪,还要让自己顶班。

瓦尔莱塔小姐觉得是时候要和杰克先生聊聊了。

当然,这个想法仅限于她推开杰克的房门之前。

不同于往日里浓烈玫瑰香气里夹着淡淡红茶的清香。

扑面而来的尽是些甜腻的糖味。

似乎空气都要黏成一块大冰糖。

而杰克先生则是坐在一堆甜食中间,烦恼的甩着黏在手上的水果糖。

五月底的天气意外的炎热,似乎提前进入了夏天。

“抱歉啊,瓦尔莱塔小姐,我想给裘克一个惊喜的。”杰克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成山了的甜食们。

“谁知道他们都化了。”杰克先生努力的抠着黏在爪子上的一块麦芽糖。

“那您就慢慢准备吧,我会替您保守秘密的。”瓦尔莱塔小姐还贴心的带上了门。

裘克最近的难题不止糖果奇妙失踪,还有就是,杰克最近也不大和自己拌嘴。

对手指,

明明自己好不容易和他搞好关系的。

哼,这个小白脸。

裘克生气了,后果一点都不严重。

仍然费劲心思的去找杰克,茬。而杰克先生,则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连疯瘸子都不喊了,随便哼唧哼唧就要往房间里赶。

留下裘克一个人 对手指。

伪绅士,切,我还不要你了呢。

委屈。

也不知道庄园主是那根筋搭牢了(大佬我错了!),竟然想出了六一游园活动。

在一群年纪早就过了该过这个节日的男人女人聚集地,举行这样一个,咳,

富有童心的活动。

裘克很荣幸(大雾)被选为了,吉祥物。

六一当天,裘克就穿的和一个人形蛋糕一样站在了门口。

手里还捏着一大把五颜六色的气球。

而且还被迫的摘下面具,脱下为了使自己看上去凶一点的外套。

完全,吉祥物。

女性玩家纷纷表示,可爱,想咳咳,算了,怕被杰克打。

游园活动不外乎就是些小游戏。

裘克气球发完了也落得个清闲,吹着欢快的小口哨,四处乱逛。

等等,这个熟悉的味道。

多年浸泡在甜品里的裘克现在鼻子还能分辨出甜味真是奇迹呢。

(哇,你拿火箭筒怼我)

绕到房子后面,赫然一个由甜品搭成的火箭。

什么,你说还有一个精心打扮的杰克,哦,抱歉,裘克没看见。

“裘克,喜欢吗?”杰克先生揪掉了最后黏在面具上的一颗棒棒糖。

而裘克先生,则是二话没说的疯狂点头。

等等,裘克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这个柠檬千层酥,怎么有点眼熟。

裘克在美食中徜徉时,不小心看见了一块老朋友。

“我说,伪绅,啊不,杰克啊。你这些都是哪里弄来的啊。”裘克挂起了蒙混拐骗的笑脸。

沉浸再自己老婆(?)美颜当中的杰克,完全失去言语能力。

啊,他真好看。

“呀呀,我说伪绅士,这个,那里来的。”裘克收起了微笑,咧着一口鲨鱼牙说到。

啊嘞,泼妇模式了?

杰克先生的智商也找到回到脑子的路了。

“啊,这个这个,那个那个,”杰克先生就像幽灵一样飘来飘去呢。

评论(9)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