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青

有幸与你相识

最近在搞自己家oc

同人不知道还能不能营业了(bushi)

等我劳改(bushi)回来

牵丝(一)(cp见tag)

人设
  裘克 :因为红瞳红发被父母丢在狼群里,本意任由他自生自灭,谁知那孩子被咬断一条腿和抓上一只眼睛竟然与狼群相处极好,只是因为瞎了眼,故此只能和那些个老狼抢些骨上的渣子。腿骨全断,一直拖着一条断腿。后因杰克驻守边疆,偶遇狼群觅食,带回了这红发男孩,养在府中,见他天资好,欲培养为暗卫。

  杰克:从小被父母带上战场,亲眼目睹了自己父母惨死敌人之刀枪下,此后性情大变,笑意从未到过眼底。忍受不了官场黑暗,自动请缨镇守边疆,遇上那红发少年,回到京城,再次插手朝堂之事。习惯带着半眼金色面具。生性散漫,除了上战场上朝,几乎从不束发,堪堪只用一只玉簪或干脆散下。

  玛尔塔:本是文臣之女谁知一次出府游玩只是瞧见了奈布追捕毛贼,心生倾慕,决心学武,后来归顺于杰克麾下,待杰克回京时,仍然镇守边疆,直至皇上赐婚,才回京退旨,谁知又瞧见了奈布 原来他不是锦衣卫而是暗卫首领。于是便暂时在京城住下。

奈布:前朝余孽,韬光养晦 做了一个小小锦衣卫,后被杰克赏识,收入麾下做了暗卫首领,对于传说中的女战神玛尔塔很是仰慕,再见时便是一心已倾,只是背负仇恨过重,压下了那点子爱慕之意。欲借杰克之手除去当今圣上。

艾米丽:医女,在江湖上很负盛名,杰克父亲旧交之女,隐居世外,只与曾救下的一个小女孩艾玛所居。医术很好,只是这暗杀的技术更甚,用毒入神,后再杰克决心插手朝堂之事时,帮衬了许多忙。

艾玛:皇后所生双生子之一,只是因为自己和姐姐都是女孩便被狸猫换太子,丢弃与山野之间。被艾米丽捡起,便好生养在竹屋,平时爱侍弄那些花花草草,身世后被杰克查出,成为了搬倒皇后势力的一大股助力。





“诶诶,听说了没啊,那英锦王,昨儿个带了个小娃娃回府!”

大抵这些个市井流言流传速度最是快。说者无心,听者也是无意,可谁又是知道这听上去荒诞至极的言论 恰恰最接近与事实。

话题的主角倒是满不在意,仍端着那杯红茶,倚着窗不知晓在看些什么。

饶是这般看上去不经心,可那眼神儿却是止不住的往角落跑。

红发男孩被他这一眼一眼瞧得,脊梁骨愈发挺了起来,活像只受惊的小兽。

嘴角瞧的是越发起来了,那双波澜不惊的眸子倒是泛起了多年未曾有的涟漪。

“我说,小鬼,”到底还是杰克沉不住气,先是开了口,随手将白瓷茶杯一搁,晃出了些许凉透了的红茶,溅在梨木桌上。

那红发男孩被他这突然一出声给下了个不轻,就差跳起来了。一双赤色的眸子紧盯着那抹子靛色身形。

“你叫甚么,我总不可能一直叫你小鬼,你家在哪,我好把你送回去。”杰克不由分说的就坐到床沿,抬眼看向那男孩。

“不知道”那红发男孩抿了抿嘴后又道,

“家又是什么。”

赤色本是最热烈的眼神,偏偏杰克从那双眸子里看不到任何情绪。

真是糟糕。

笑意才上又下,眉梢爬上冰霜的颜色。

难得杰克缓声到:“我便是叫你裘克罢。”

“家,这个概念我也不知道。”杰克垂下眸,起了身,走至门口才回首,又到

“你只要记得,这王府便是你的家。”

说罢了,便是转身离去。

才走了几步又像是想起什么似得,走了回来,欲牵起裘克的手,谁知那孩子竟然扑上来在杰克手上留下一排牙齿印,疼的杰克直吸凉气。

“嘶,我带你去洗澡,做衣服,你这般样子,嘶。”

细细看伤口,竟然还有淡淡血丝。

杰克本不怕疼,只是这孩子的牙齿未免太尖。

谁知裘克竟是从喉中呜咽一声,发出一声狼嚎,着实是把杰克吓得个不轻。

饶是经事再多,可他也不过个十七岁的少年。那打自心底的畏惧到还是有的。

两人大眼瞪小眼,瞪了许久,吓得外面的暗卫是不敢轻举妄动,生怕是惊的那狼孩将自家主子咬伤。

杰克有小心翼翼的将手再伸过去,覆上那孩子的红发,明显的那孩子抖了抖,喉底又发出一声呜咽。

杰克愣了愣,随即手生硬的转了转,算是揉了。裘克倒是发现,那人的右手套着皮手套。

怪重的。

那人原来是左撇子。

裘克撇过头去,细看那被泥糊的脏兮兮的脸上竟是瞧见了些许红晕。

倒是可爱。

“好了,来,我带你去洗洗。”杰克这次学了聪明,将手递到床沿上,等着那人自己递上来。

轻轻的一拉,却是将那一个人囫囵带进怀里,差点惹得再被咬一口。

没曾想这孩子这般轻。

虽说是带着那人去做衣服,杰克倒是先找了瓦尔莱塔。

那一个差点没当成怪物烧死的,蜘蛛小姐。

说实话,纵使是这般天地不怕的杰克,当年见到瓦尔莱塔是,也是吓得不敢妄动。

要知道她那八条机械臂绝对不是吃素的。

后来熟了,倒是发现,这是个好亲近的邻家姐姐。

杰克也几次问过瓦尔莱塔,这机械臂是哪里弄来的。那人却是故作神秘的支支吾吾不肯告诉。

直到那年,杰克双亲战死沙场,杰克自己被斩去半条臂膀,瓦尔莱塔才带着她那小宝贝,捡回了杰克一条命。

给他安上了一条机械臂。

杰克也认识了特雷西。

不得不说,特雷西的技术着实是好。那一双机械臂,现在用来确是得心应手。

不然,杰克也不会带着裘克去找她。

说来瓦尔莱塔也是张狂的很,险些被当做妖女烧死也敢在京城最繁华的地段盘下一栋楼,开了一间锦丝阁。

先前人们还不愿去妖女哪里买衣服布料,谁知,这成衣一挂,倒是通通涌了去,只为求一件金缕衣。

这两人到了锦丝阁,瓦尔莱塔还搂着她那小心肝儿不肯起。

空气里,若有若无的全是暧昧的味道。

裘克倒是不懂得这档子翻云覆雨,颠倒凤鸾的事,只是杰克倒是红了一张白脸。

他才经云雨,说不上什么经验之谈,只是在边疆,晚上常听见军妓与将士的密事,一来二去,倒也是略懂一二。

这满地衣衫凌乱,床上两人均是赤,身,裸,体。怎么看了,都,都是经过那事。

裘克倒是没发现一旁杰克的窘境,初入这陌生的环境,他的一颗心早就提到了嗓子眼。瞪着一双红眸,谨慎的环顾四周。

还未等裘克确信这屋子里没有危险,眼睛倒是被捂了个严实。

刚想着要再给那人来上一口,耳边便是覆上热气,好听的声线在耳畔响起。

还带这些红茶的味道。

“小孩子家家的,别看。”

说这番话时,杰克也是红了耳根子。


评论(1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