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青

有幸与你相识

最近在搞自己家oc

同人不知道还能不能营业了(bushi)

等我劳改(bushi)回来

牵丝(三)

裘克 :因为红瞳红发被父母丢在狼群里,本意任由他自生自灭,谁知那孩子被咬断一条腿和抓上一只眼睛竟然与狼群相处极好,只是因为瞎了眼,故此只能和那些个老狼抢些骨上的渣子。腿骨全断,一直拖着一条断腿。后因杰克驻守边疆,偶遇狼群觅食,带回了这红发男孩,养在府中,见他天资好,欲培养为暗卫。

  杰克:从小被父母带上战场,亲眼目睹了自己父母惨死敌人之下,此后性情大变,笑意从未到过眼底。忍受不了官场黑暗,自动请缨镇守边疆,遇上那红发少年,回到京城,再次插手朝堂之事。习惯带着半眼金色面具。生性散漫,除了上战场上朝,几乎从不束发,堪堪只用一只玉簪或干脆散下。

  玛尔塔:本是文臣只女谁知一次出府游玩只是瞧见了奈布追捕毛贼,心中早生倾慕,决心学武,后来归顺与杰克麾下,待杰克回京时,仍然镇守边疆,直至皇上赐婚,才回京退旨,谁知又瞧见了奈布 原来他不是锦衣卫而是暗卫首领。于是便暂时在京城住下。

奈布:前朝余孽,韬光养晦 做了一个小小锦衣卫,后被杰克赏识,收入麾下做了暗卫首领,对于传说中的女战神玛尔塔很是仰慕,再见时便是一心已倾,只是背负仇恨过重,压下了那点子爱慕之意。欲借杰克之手除去当今圣上。

艾米丽:医女,在江湖上很负盛名,杰克父亲旧交之女,隐居世外,只与曾救下的一个小女孩艾玛所居。一束很好,只是这暗杀的技术更深,用毒入神,后再杰克决心插手朝堂之事时,帮衬了许多忙。

艾玛:皇后所生双生子之一,只是因为自己和姐姐都是女孩变被狸猫换太子,丢弃与山野之间。被艾米丽捡起,便好生养在竹屋,平时爱侍弄那些花花草草,身世后被杰克查出,成为了搬倒皇后势力的一大股助力。

瓦尔莱塔取过被随意丢在一旁的笔,就着唇上那点口脂,随意的在皱巴巴的纸上记上一笔。

泛黄的宣纸上龙飞凤舞着几个字。

杰克不禁扶额。

这姊姊也是太随意了。

瓦尔莱塔倒是一点儿也不在意,搁下笔便作势要去抱抱一个人和布料玩的开心的裘克。

只是还没抱上奶团子,手就被杰克给拉了开来。

“慌些什么。我又不是要吃了你这宝贝。”瓦尔莱塔见杰克气急好笑到。

“姊姊!这孩子,他会咬人!”

闻言,微微一愣,随后瓦尔莱塔又小声凑到杰克耳边道:“没想到,小杰克你有这喜好。怪不得那些个小倌入不了你的眼。”

杰克被说的脸红。

瓦尔莱塔笑的花枝乱颤。

“好啦好啦,我不打趣你了。”瓦尔莱塔笑的都直不起腰来了。

“你带着孩子去三楼洗个澡,垫一点吃食。大抵我这边衣服也是做好了。”虽说瓦尔莱塔老是打趣杰克,做起事情来倒是的确不打马虎眼。

杰克索性也不与这姊姊多言语。捞起坐在地上的裘克便是施施然下了楼。

裘克倒是还不明所以,愣愣的盯着杰克那还微红着的脸。

似是感受到了那孩子炽热的目光,杰克顺着看下去,撞进了那人一双红瞳。

怪好看的。

裘克也不移开视线,就这般直勾勾的盯着。

活是把杰克盯得满身燥热。

匆匆移开目光,轻咳一声:“我带你去洗澡。”

像是懂了,裘克倒也乖巧。任杰克牵着,也不咬他了。

大概正是夏季,人们都在一楼瞧着那些个轻薄的衣衫。这二三楼极少有人问津。

将人带进池边。

即使再见过多少次,杰克还是会感叹着姊姊的奢侈。

这一白玉汤池,怕是帝王家也难有。

还有池中的那一白玉大床,做的是精巧极了。

池壁本是通白一片,若是注入热汤,热气一蒸,显现出的,便是欢好之事。

很是销魂蚀骨。

评论(1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