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青

有幸与你相识

最近在搞自己家oc

同人不知道还能不能营业了(bushi)

等我劳改(bushi)回来

牵丝(四)

@若谣 补上补上,赎罪!

杰克索性也不与这姊姊多言语。捞起坐在地上的裘克便是施施然下了楼。

裘克倒是还不明所以,愣愣的盯着杰克那还微红着的脸。

似是感受到了那孩子炽热的目光,杰克顺着看下去,撞进了那人一双红瞳。

怪好看的。

裘克也不移开视线,就这般直勾勾的盯着。

活是把杰克盯得满身燥热。

匆匆移开目光,轻咳一声:“我带你去洗澡。”

像是懂了,裘克倒也乖巧。任杰克牵着,也不咬他了。

大概正是夏季,人们都在一楼瞧着那些个轻薄的衣衫。这二三楼极少有人问津。

将人带进池边。

即使再见过多少次,杰克还是会感叹着姊姊的奢侈。

这一白玉汤池,怕是帝王家也难有。

还有池中的那一白玉大床,做的是精巧极了。

池壁本是通白一片,若是注入热汤,热气一蒸,显现出的,便是欢好之事。

很是销魂蚀骨。

杰克将人剥了个精光,红着脸往池里注水。

活像个小姑娘。

倒是裘克,一点儿不在意这池子里的变化,一门心思便是扑在这池周的夜明珠上。

正玩的开心,肋下多了一双手,将人腾空抱起。

先是一惊,看清了来人才收起那股子凌厉,乖顺的窝在杰克怀里。

由着那人将自己个儿泡在水里。

酥酥麻麻的。

在抱出来时,裘克活像个粉雕玉琢的娃娃。

先前的那破烂衣服不知被扔的哪里去,就着杰克的外衫,遮蔽身体。

怪乖的。

上了四楼,瓦尔莱塔早就在着手织秋衣。

手多的人真是效率快。

挑过挂在一旁的轻薄夏衫,对着裘克一比划。

抬了抬下颚,示意那人换来试试是否合身。

不过片刻试衣的功夫,秋衣已然是制好,剩下的就只是给斗篷镶上一圈毛领。

趁着裘克试衣的功夫,杰克小声凑到瓦尔莱塔耳边道:

“姊姊,这义肢,什么时候?”

那人专心手上伙计,勉勉强强应了一句。

“等心肝儿醒了,我与她商量着。”

杰克也不追问,裘克从屏风后边出来了。

满头赤发通通束起,干干净净的,满是少年心性。通身火红的圆领袍,胸前白泽的纹样煞是显眼。

即使是杰克这般挑剔的人见了,也只能点头称赞。

这衣服,大抵只有裘克才能穿出那分明艳。

瓦尔莱塔叼着笔,笑眸望向呆愣的杰克,忍不住出声道:“小杰克,你这是看的痴傻了?”

不出意外的,杰克又别逗了个满脸通红。

急匆匆的就拉住裘克告辞。

临走前,丢下一句。

“三日后,我来取。”

瓦尔莱塔也不抬头,两缕青丝遮去了她大半眸子,看不得真切。

“嗯,我知晓了。”

她头也不抬道。

玉指捻这的笔下,赫然一副义肢的机械图。

好生精巧。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