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青

有幸与你相识

最近在搞自己家oc

同人不知道还能不能营业了(bushi)

等我劳改(bushi)回来

杰裘 花吐症

  在这环境下,爱情大概就像是这朵娇贵的玫瑰,根本没有他存活的地方。

  和必要。

   裘克本来对这样缥缈虚无的东西,根本不抱有任何希望。

   在这里,能活着就是幸运,哪里敢奢求其他。

   直到他遇上了那一个来自英国的绅士。

   小疯子原本沉寂的心,因为他的出现,平白跳动起来。

   裘克想到。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爱情。

   我曾经嗤之以鼻的爱情,降临到了我的头上。

   那个红发男孩的心,沉沉浮浮全靠着黑发绅士的一举一动。

   裘克没有尝过这样的感情。

   他原本是想小心翼翼的讨好,可那些话到了嘴边好像被那鲨鱼牙给修剪的尖锐。

   全变成了尖酸刻薄的话语。

    红发男孩夜夜在屋里叹息。

    抑郁成疾,易得病症。

   即使是裘克也不能例外。

   小疯子成日里疯疯癫癫的,不知从那日起,他与杰克拌嘴越来越少,胜率越来越低,那张本就巴掌大的脸,越来越消瘦。

   双颊凹陷。

   眼瞧着原先疯疯癫癫的裘克愈来愈沉默,瓦尔莱塔小姐无疑是担心的。

   好几次找了裘克单独谈谈,却又被这小疯子三两拨千斤的挑开。

   平白担心,捂在心里。

   直到那天她忘了敲门,推开了裘克的房间。

   玫瑰的香气呛的她直咳嗽。

   还夹杂着丝丝血腥。

   而小疯子则是满脸血迹是躺在床中央。

   鲜血与红发凝在白脂玉似得面庞上。

   明艳的吓人。

   半拢着是手里,攥着一把红到发黑的玫瑰花瓣。

   上头黏连这的血丝若有若无。

   杰克直到这件事的时候,裘克已经下葬。

   这个小疯子想藏一辈子的秘密早就别人知晓。只是他,不喜欢他。

   准确的说,是喜欢过。
  
   这位英国绅士实在是没有感情。

   没有专一。

   他原先的确是对这个红发小疯子有兴趣极了。

   可两人这样争吵的日常,是在是厌了。

    这时,裘克也开始疏远自己。

    杰克暗自感叹这人的可人。

    到了最后,小疯子死了,英国绅士才觉出点难受来。

   也仅是一点。

   我的小疯子,下辈子不要在这里爱上我了。

   我早就知道,在这里的爱情,就是娇贵的玫瑰,一触即碎。
  

评论(5)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