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青

有幸与你相识

最近在搞自己家oc

同人不知道还能不能营业了(bushi)

等我劳改(bushi)回来

我的会长大人

偶练乙女

  学生会长和校霸少年

  不得不说,范丞丞每次出现的时间,都是很让人摸不着头脑。

  当我正在翻阅着今早迟到记录的时候,他就嗖的一次,从窗户里荡了进来。

  早春的风还带着些微寒,连同少年的聒噪,通通卷了进来。

  冻的我冷颤一下,指尖的笔顺势掉落,发出一声响。

  我抬眼看向那个男孩,就瞧见他摊开手,拉链拉开的外套被风吹的烈烈作响。

  小嘴儿一瘪,好不委屈。

  “不是我干的。”他说到。

  我耐着性子捡起那支可怜的笔,起身的不经意间,再瞧了瞧迟到的名单。

  果然,一个龙飞凤舞的“范丞丞”在纸上笑的张扬。

  再抬眼,那人早就是挑了个好位置,把腿一翘,扮起大爷来了。

  “今儿又是怎么了,怎么又迟到。”我说这番话几乎是要提到每日任务里了。

  他抠着手指甲,眼睛瞧着地面,那双分不清脏不脏的黑色运动鞋,有一搭没一搭的话敲着地面。

  “没什么,”他答到。随即炸开一张笑脸,嬉笑着说到:“会长大人。”

  我偏过头去,答到:“没门儿,卖萌也没有用。”

  嘴上这般说着,手上倒是实诚的很,三下五除二的把那几乎要占了一页纸的名字划去。

  还细心的在下面注了一排小字。

  “该生今早身体不适,请假条已上交至学生处。”

  范丞丞早知道我定不会放着这名字不管,自顾自的玩着指甲。

  夕阳渐晚,一寸一寸的爬进教授,染上了范丞丞略脏的校服。

  我揉了揉眼,偏头看了看一边睡的正香的范丞丞。

  伸手捏住了笔挺的鼻子。

  他一下子睁开了眼。

  满眼笑意,捉住了我的手腕。

  “好啦,放开我。”被捏住鼻子的范丞丞发出声音怪奶的。

  我乖觉的的松开了手,不忘刮了一下。

  他笑嘻嘻的拎过书包,空出一只手要来搂我。

  眼疾手快的被我拍开。

   “你不怕被看到,我还怕呢。”我笑着眼打趣到。

   范丞丞却笑嘻嘻凑的更近了,咬着耳朵说:“我看看哪个敢动年级第一的女朋友。”

  我红着脸去推他,手上却是一点儿力气也无。

  “明天周六欸。”

  “会长大人要去看电影吗?”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