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青

有幸与你相识

最近在搞自己家oc

同人不知道还能不能营业了(bushi)

等我劳改(bushi)回来

穿过(是糖)

(不是糖,你打我)

   美作要走了,西门彦是从花泽类口中知道的。

   西门彦有点懵懵的,一下子摸不着头脑。

  这个一直跟在自己身边,陪着自己的发疯,小疯子好像一瞬间就长大了。

  连出国都没有与自己提起只言片语。不会像以前那样听自己讨论,听着自己不找边际的话。

  花泽类瞧着西门彦魂不守舍,想到。

  这小疯子也当真很的下心。

  时间总是在你需要他的时候溜的很快,西门彦站在机场大厅。

  偌大一个大厅人来人往。

  西门彦依旧有点恍惚。

  自己的小疯子真的要走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道明寺搂着花泽类走到了西门彦身后。

  还有美作。

  道明寺不轻不重的锤了西门彦一拳,那人一回头就瞧见美作。

  笑的苦涩。

  就好像是猛灌了一大口没有加糖的抹茶。

  涩到了心里。

  就见得那人薄唇轻启:“我要走啦。”

  就好像再说“今天去看电影咯”一样轻飘飘的。

  飘到西门彦那处,却又变得有千斤重。

  压在舌尖,使得他说不出一句话来。

  西门彦就这么沉默的瞧着他的小疯子登机。

  身影消失的一瞬间,西门彦一下子就颓了下去。没了主心骨。

  也许吧,自己和小疯子的那层捅不破的窗户纸变成了一片跨不过的太平洋。

  “喏。”一张飞往美国的机票摆在西门彦眼前,一旁的道明寺呶了呶嘴“可别说我没帮你。”

  几乎是飞奔的,西门彦穿过了熙攘人群,穿过了那一片汪洋。

  稳当的落在了美国这片土地上。

  就差穿过那层捅不破的窗户纸了。

  手指在屏幕上犹豫几番,还是按下了那一个通话键。

  耳边“嘟嘟”几声,响起了自己想的发狂的声音。

  还有些真实。

  “你在哪儿!”不等人多说,就急吼吼的抛出这个问句。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后,响起了笑声。

   正是恍惚之际,一双手覆上眼睫。

   温温软软。
 
   西门彦急得直眨眼。

   身后的人笑的更欢了。

   “你,你别眨,挠的我痒得很。”这下西门彦知晓了,这就是自己的小疯子。

   一把扣住那人的手腕,一边匆忙转身。

   这一转,就转进了的一个叫做“美作”的漩涡了。

   好了,千言万语都化在这一个绵长的吻里了。

   “不论你我隔了多远,是熙攘人流,是一片汪洋,还是一层窗户纸,我都会义无反顾的穿过他们,然后拥吻你。”

 

评论(2)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