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青

有幸与你相识

最近在搞自己家oc

同人不知道还能不能营业了(bushi)

等我劳改(bushi)回来

吃醋是件好事

西作

  道明寺瞧着西门彦手里紧紧攥着的玻璃杯,顺带着瞥了一眼那人黑的同锅底的脸色。

  顺着那人刀似得眼光看过去,美作正和一个热辣的女人聊的正欢。

   若是那头是道明寺,只怕是背后要被剜开了花。

   偏生美作是一点感觉好似没有,自顾自的端着杯酒,聊的正欢。

   他怎的能笑的这般开心。

   手中力道又加了几分,眼神更加是冷冽的几乎是要化形作刀了。

   直冲那两人去。

   道明寺颇为欣慰的瞧了一眼乖巧窝在自己身边的花泽类。

   还好,自己从来不沾花惹草。

   自己的类也是温柔的很。

    心情颇好的将乖乖吃着盘子里食物的花泽类往自己怀里带了带。

     还往那人嘴里送了一个葡萄。

     抽离时勾了勾那人舌尖,不轻不重的压了压那人唇瓣。

     湿湿软软的。

     直到这弥漫着火药味儿的聚会结束,美作一直没有和西门彦说过一句话。

     像是怄气似得,不依不饶的缠着那个姐姐。

     明明自己对她还有她的话题一点都不感兴趣。

     强撑着一张笑脸听到了最后。

    “嘿!”在美作以为自己好不容易熬出头的时候,那个姐姐叫住了自己。

     本着做戏要做全套的原则,美作笑着转身。

    那姐姐涂着鲜红色蔻丹的手指,夹着一张名片,塞到了美作的上衣口袋里。

    做了一个“call我”的动作,俏皮的眨了眨眼。

    然后就踩着高跟鞋,扭着腰离开了。

    正准备笑着要抽出那张名片时,另一只手先替人自己抽了出来。

    那手,美作是再熟悉不过。

    顺着那骨节分明的手爬上去,撞进了西门彦好看的眼眸。

    心虚的收回了手,弱弱道:“还给我。”

    西门彦心底腾然生出一股子怒气。

    丝毫没有放回去的意思,两指夹到脸颊边,藏在平光镜后边的眼睛,满是阴郁。

    薄唇微启:“这是什么。”

    悻悻的收回手,十根手指蜷在一起,纠缠不清。

     “呶,”脸向那个姐姐离开的地方偏了偏,还能看到她酒红色的背影,藏在同样是酒红色的美作背后。

     “就像你看到的,她,是我的新女朋友。”微颔首。美作长长的眼睫垂下,遮住了那双好看的眸子。

      怒气一下子烧到了最顶值,一把扣住那人纤细手腕。

     “我记得,你美作可从来都不吃回头草啊。”微微眯起眼睛。

      以往的沉稳冷静的人设这一瞬似乎是要有了崩塌的意思。

     蹙着眉,吃痛的喊出声:“西门彦,痛。”尾音上挑,像一只猫儿,直勾西门彦的心。

    手上的劲道松了几分,美作微微转动了手腕,隐约露出一点泛红的皮肤。

    “你松开我。”手上用了力道,抽开了西门彦的手。

    揉了揉有些发疼手。

    “我觉得她很好,我喜欢她了,不行嘛!”美作倒是嘴犟的很。

    西门彦一时失语。

    见那人许久吐不出一句话来,美作扬了扬下巴:“我可不像你,一期一会。”

    最后这四个字刻意说的重了。

    一下一下敲在西门彦心上。

   怪疼的。

   他想着。

   美作见人呆愣在原地,才惊觉自己是否是说的重了。

   “咳,我。”

   “你和那个蒋小优,”到底怎么样了。

   本来是想出声问的,可谁知道,话到嘴边生生吃掉了半句。

   再吐出口,话却变了味道。

   “是男女朋友关系咯?”故作轻快的语气。

   西门彦抬眼看了一眼别扭的不行的小朋友,心里那点子怒火早就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到底还是保住那一点理智的形象。

   这一来二去的绕弯,这小朋友原来是在呷醋。

   西门彦看着眼前这个小朋友,心里头生出一股子暖意。

   嘴角不觉染上笑意,藏在平光镜后头的眼睛不自觉间弯了起来。

   见许久没有得到回应,猛的抬头,就看见西门彦那一张笑脸。

   “你,你笑些什么啊!”美作有些着急。

   西门彦眉眼弯弯道:“原来,我们美作是吃味了,吃的还挺凶。”
  
   被人一下子挑开掩盖秘密的遮羞布,美作一下子红了一张脸。

   连带着耳朵一起。

   整儿人都变成了淡粉色。

   比那酒红色还明艳。

   西门彦如是想到。

评论(13)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