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青

有幸与你相识

最近在搞自己家oc

同人不知道还能不能营业了(bushi)

等我劳改(bushi)回来

监狱(二)(联文)

前文戳这里

和太太的联文 @花花姑娘

美作背着手晃悠着进了牢房,不得不说,这牢干饭实在是难吃的很,光嗅了嗅味道就直泛恶心。

朝着灰泥糊的地,啐了口唾沫,好像是要啐出口中还有的味道。

忍不住骂娘:“真tama的恶心。”

想着眼前就泛起那一盆乱烩的食物,还有男人油腻的脸。

恶心的美作直干呕。

不仅油腻,还他妈是个同性恋。

忍下喉口泛着的恶心,理了理杂乱的干草堆,两眼一闭索性睡了。

反正活着已经没有意义了,那干脆就睡觉好了。

最好能在睡梦中死去。

那就再好不过了。

这就是希泽看到美作时,他正翘着二郎腿,躺在干草堆上的的原因。

皮鞋跟扣在水泥地面上发出不小的声音,希泽并未在意,他从不在意这些。

手指蜷成“9”状,不轻不重的扣着牢房的门。

发出“哐啷哐啷”吵人的声响。

正闭着眼的美作啧了一声,眯起了眼睛,满是敌意的看着站在一门之外的人。

呦呵,是刚才那小子。

一个鲤鱼打挺起了身,一番动作,掉落了许多稻草。

美作并不介意。

他笑着,手撑着木板上的干草,好像是有点扎手,他悻悻的收回了手。

没了支撑点,美作一下子向后倒去,单薄的背靠在坚硬冰冷的墙壁上,发出一声闷响。

他不会痛的吗?

希泽信道,面上却是一派的沉默。

好像是磕的疼了,美作咧了咧牙,轻嘶了一声,吸进了一口凉气。

美作顺着墙壁微微下滑,滑到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干草堆撑着他的腰,有些扎人。

多余的布料堆在小腹处,希泽惊觉他怎么这么瘦。

大概是因为毒品吧。

“谢谢你了啊,刚才的事情。”美作挑着眉戏谑的说到。

这个小子到是有趣。

我不是西门彦。

吴希泽想说。

话到嘴边 几番辗转,却又变了味道。

“以后自己多加小心。”

一共说了八个字。

希泽转身就走。

美作瞧着那人越来越远的背影。

他,不太一样了。

心中暗自有了思量。

罢了罢了,我管那么多干什么。

美作心中嗤笑到。

都是要死的人了。

唇角带着玩味的笑意,腰腹处松了力气,又滑倒在了干草堆上。

弄了一地的杂草。

美作干脆眼一闭,腿一搁,眼不见心不烦,又打起盹来。

评论(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