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青

有幸与你相识

最近在搞自己家oc

同人不知道还能不能营业了(bushi)

等我劳改(bushi)回来

一拜天地(一)

一拜天地

歌很虐,很虐,每次听歌都忍不住心一揪

私设文革背景

教书先生和大少爷设定

可能有点虐

一发完

食用愉快

外头的雨下的很大,噼里啪啦的,一下下砸在青石板路上。

美作撑着一把油纸伞,额前碎发被雨水打的有点湿,黏在额角。

瞧了瞧腕间的表,指针滴滴答答的走着,淹没在雨水噼啪里。

风嗖嗖的刮着,美作暗自庆幸着自己事先穿了立领衫,转念一想,那个人一天到晚就晓得读书,也不知道有没有加衣。

加快了步伐。

地上的水溅起一个个儿水花,溅在了美作的衣角上。

好不容易到了学堂,三步并两步的跳上台阶,急匆匆的就要去收油纸伞。

伞骤的收拢,伞面上的水珠好像没反应过来似得噼里啪啦的落下去。

落在青石板上,落在美作的衣角上。

好不容易走到了学堂,美作三步并作两步跳上了台阶。

急吼吼的收伞,伞面上的水珠好像没反应过来似得,噼里啪啦的全落在了青石板上,落在了美作的衣角上。

“还这么急急躁燥的。”西门彦背着手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大堆小崽子。

美作抬眼瞧了瞧,文不对题道:“怎么城北的吴家小少爷今儿个没来?”

撩了撩湿的半透的袍脚,进了屋。

一帮子人又通通涌进小小一个木门框里。

老院子是露天的,美作有时候真的认为他和他就一辈子生活在这一方天地里了。

雨噼里啪啦的下着,落在院子中央的坛子里,变成一圈圈涟漪。

西门彦揽着最后一个小孩进屋时,垂眸道:“他做了红卫兵,念了昔日我对他的照拂,没领着一帮子人来就不错了。”

屋子本就算不上大,这站了十多个人,一时间挤的慌。

美作一点儿不客气,提起桌上的一方茶壶就往嘴里灌。

淡褐色的茶水刚入口就急忙忙吐了出来。

眯着眼睛咧着嘴嚷道:“你好歹是茶商的儿子,怎么喝茶碎儿泡的茶,还冰冰冷的。”

复而抬眼看向西门彦:“他们。”

还没等,西门彦那句话说出口,美作就急得拍桌子跳起来。

嚷嚷道。

“他们怎么能这样。”

美作急的眼睛都红了,扣在桌角的手颤着。

他松了松手节,闷不吭声的走到西门彦面前,抚了抚西门彦的衣角。

粗砺的质感。

美作只觉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屋内一丁点儿声音都没有,眼泪掉在地上啪嗒啪嗒的。

一屋子大大小小的少年孩童就瞧着屋中央美作揪着西门彦衣角,金豆豆掉个不停。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