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青

有幸与你相识

最近在搞自己家oc

同人不知道还能不能营业了(bushi)

等我劳改(bushi)回来

一拜天地(二)(番外)

一拜天地(番外)

短篇还有番外。

西门彦与美作打娘胎里就认识,两个夫人玩笑着说了一句。

“不如给两个人定个娃娃亲算了。”

一语成谶。

娃娃亲是没定成,倒是美作,会走路的时候就一步不离的跟着西门彦。

西门彦也乐意这么个粉雕玉琢的团子粘着自己。

长得大了,长得开了。

都出落成了个翩翩公子。

“西门。”

西门彦正好生写着字,旁边美作却是坐不住了,玩着自己的纽扣,唤了他一声。

西门彦偏了偏首,手腕没得停下,应了一句。

“嗯?”

美作也不介意他有没有在听。

自顾自的说着。

“聊斋里头有姐妹情深的,你说有没有兄弟的?”他含着笑看向西门彦。

笔尖晕开一个墨点。

搁下毛笔,对着那人发亮的眼睛,西门彦应了一声。

“有。”

还微微颔首。

少年朦朦胧胧的情绪悄无声息的滋长。

甚至以为它不是爱情。

知道藤蔓长满自己的心的时候,方才惊觉,还好不迟。

借着微醺的劲头,西门彦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长长一篇刨心窝子的告白讲完。

嘴巴就被堵了一个严严实实。

两人之后捅开了窗户纸,互相帮着自渎了几次。

无夫妻之实。

一次谈不上是情事的欢好后,西门彦靠着枕头说:“我们那儿老一辈的人都说,这夫妻拜堂叩首才算牵了红线,就算以后一个先死下了黄泉,也有红线牵着,到了奈何桥就再走不远了,另一个人,就能再找到他,来世还做夫妻。”

美作弯着眼睛,笑嘻嘻的搂着他的腰身,蹭了蹭。

“什么时候我们也拜堂,我们下辈子也要找到彼此。”

西门彦也完了眼睛。

应了一声,好。

他们没拜完堂,也没合葬。

都是男子,也不知是不是称不上夫妻。

也不知有没有丢了彼此。

时代变迁,多年以后。

美作叼着一个刚买来的煎饼果子,手里领着一个公文包,衬衫的扣子乖巧的扣到了最顶上。

急匆匆的走在街上。

西门彦垂着头,不吭声的从他身边走过。

鬼使神差的,美作偏了偏首,只觉得额角莫名有些疼。

握着公文包的手也松开。

盯着西门彦的背影,驻足不前。

左心口闷的慌,像是要爆炸。

长吁几口气。

秋风微凉,抚在脸上一片湿润。

美作有些狼狈的抹干净了脸上泪痕。

暗自想到。

“真是奇怪。”

摇了摇头,捡起地上掉落的公文包,追赶着早已开走的公交。

拐过转角,西门彦扶着墙边喘气。

一串串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下来,砸在他的公文包上。

小小一个鞋尖蓄不了那么多泪水,一点一滴的的滑在地上。

眼泪流不完的流。

舌尖微麻。

西门彦只觉得心里头堵的慌,回首想要找到刚才的男人,却不见了。

呆呆愣愣的站着,望着来来去去的人群,他垂下头,暗自轻笑。

干嘛那么在意,陌生人而已。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