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青

有幸与你相识

最近在搞自己家oc

同人不知道还能不能营业了(bushi)

等我劳改(bushi)回来

狐仙捕快(爆甜)

狐仙捕快

延安这块地方,山好水好,这几百年来,出的精怪可不少。

这不,这几阵子又出了个狐妖。

那狐妖占了一个山头,立了个牌坊,说是个劳什子“狐仙府”。

这狐仙还给自个儿去了个俗名,唤作“许墨”。倒当真真和他那三千青丝,同墨染似得。

这狐仙长得艳丽无比,世间男子在这满天红纱的狐仙府,再怎么坐怀不乱,也走不过三道。

据说这许墨舞姿柔美,身段婀娜,唱腔也是顶顶的婉转。

虽说这狐仙许墨不害人,可自他一出,这天下男人皆是不好女色好男色。

官府也是对他拿捏无法,只得派了个毛头小子去探探头。

这小捕快姓白,今儿个刚刚上任,正是三把火的时候,接了指令就御剑往延安赶。

不出半日,便到了这狐仙府。

刚一落地,就入了这狐仙布下的美人阵。

满地院落,个个屋上挂红纱,屋内好似有着千个万个的狐仙,舞姿端的婀娜,唱腔也是一绝。

扰是个圣人,也怕是难不动凡心。

可这小捕快也真当当是实心眼,只吞了吞口水,“蹭”的一声,竟然是把剑抽了出来。

剑光一晃,晃去了满屋虚影。

那小捕快微微一愣。

坐在房梁上的许墨却是“咯咯”的笑了起来。惹得那小捕快猛的抬头。

这一抬头,就瞧见一双白晃晃的腿在红纱里头晃。

再接着就瞧见许墨青丝散着,微眯着一双桃花眼,上下打量着这个小捕快。

“你叫什么?”许墨挑了挑眉,似黛画的。

那捕快是真当老实,躬身道:“在下姓白 名起。”

“家中有亲人否。”许墨换了个姿势,无骨的手支着头,软绵绵的歪在一边,漫不经心的把玩着一缕挂在耳边的发丝。

“无,在下从小丧父丧母。”

“哦。”许墨好像并不在意,舔了舔唇,给红艳艳的唇染上一层潋滟。

白起只觉得一把子邪火直往那处烧。

“不用这样躬着,我又不吃人。”白起只觉得那狐每个字都带着钩子。

“那可有婚配?”许墨又问到。

“无,我四处飘荡,哪里会有姑娘愿意跟着我。”

“那,男子呢?”话钩子才刚刚勾住白起的心,许墨就飘飘荡荡落进了白起微微张开迎接他的怀抱里。

手勾上那人僵直的脖颈,俯身在人耳边吐气如兰。

“去,我的床榻就在这门背面。”

白起就像受了蛊似的,揽着那人就抬脚往里走。

“你可想好了,进去了,可就出不来了。”

白起没和着小狐妖搭腔,径直把人扔在床上,褪了两人衣衫,便俯身而上。

满屋子的红帐,都比不上许墨情动眼角微红,再婉转歌声也比不上腻人娇吟,腰肢的确是软,软的好像一摊春水。

一屋子的春色。

自这小捕快一去不归后,再上山的男人都被一个黑色锦衣男人打了下来。

个个挂彩。

“我家小捕快这是吃醋了?”许墨笑盈盈的捻着一枚亮晶晶的紫葡萄就要往白起嘴里送。却不曾想那人不吃这套,捏住献殷勤的手腕。

“是。”倒是个不会撒谎的主。

许墨的眼睛笑的越发开了,半衔住那颗葡萄,伸着脖子就要往白起嘴边送。

葡萄一下子被人叼走,许墨没忘记分开前舔了一下白起的嘴角。

“少撩拨我。”白起这气,早撒了一半。

怀里头的温香软玉不安分的乱点火,细细密密的舔着白起红了大半的耳根子:“我偏要。”

一咬牙,把人反扑在床榻间,瞧见许墨笑的成个偷腥的狐狸。

白起才知道,这是着了这个狐仙的道儿。

好在这小狐长得标志的很,也不亏。

“阿墨,来,我扶着你。”白起好生好语的说到。

可刚迈出一只脚,一阵酥麻就直上了大脑。

颇恼的微微喘息到:“你这小捕快枪法倒准,才几次就中。”

不经意间动了动腰肢,暗处那点又传来说不清道不明的酥麻。

没忍住轻哼出声。

(这里备注,狐妖可以怀孕,不论男女,男人怀孕会压到“那一点”)

评论(7)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