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青

有幸与你相识

最近在搞自己家oc

同人不知道还能不能营业了(bushi)

等我劳改(bushi)回来

同居三十题第四题,一方的起床气

4. 一方的起床气(顾笙歌)

花泽类轻手轻脚的掀开被子,瞧了瞧声旁道明寺仍安静的闭着眼,轻吁一口气,嘴角轻扬着。

还好,没把他吵醒。

眼角的笑意浅浅的。

将窗帘悄悄拉开一个小缝,阳光就争着挤着要跑进来,撒满了半边床铺。

足尖轻点着,在厚重的地摊上留下猫儿似得印记。

蹑手蹑脚的走到道明寺身边。

悄悄捏住道明寺笔挺的鼻子,笑的眯起了眼,就像是一只偷了腥的狐狸。

正抱着花泽类准备一亲芳泽,结果被人弄醒,怒气腾腾的睁眼,结果就看见了花泽类笑的开心。

一下子没了火气。

也不多话,双手环上那人纤细的腰肢,一使力 整个儿人就撞在自己怀里。

花泽类“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花枝乱颤的。

道明寺手上用了点力气,就把人按在怀里,两眼一闭说到:“要是不好好睡觉,我可保不准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本来以为昨夜已经将人折腾的够呛,谁知花泽类竟是乱蹭起来,眉眼弯着。

好哦,这可是你要求的哦 是你要给我消起床气的哦。

同居三十题第二十九题,一方受轻伤

29.一方受轻伤(顾笙歌)

(校园)

“嘶”道明寺轻哼一声。

疼的龇牙咧嘴的。

眨巴眨巴着眼睛,瞧着眼前着捻着棉签冷漠的人。

试图卖萌。

花泽类捻棉签的手重了几分,正巧压在道明寺那处伤口上。

“哎哟,类,疼。”颇委屈的开口。

眼睛急忙眨巴几下,好像就能弄出一点眼泪来。

冰冰冷的开口:“疼着你。教你记住这疼。”手上的力道不知不觉的轻了几分。

道明寺揪着校服的下摆,缠着手指,缠出一道道衣褶子来。

嘟嘟囔囔的开口:“他们说你。”

花泽类手上的动作停了停,问到:“他们说我什么了 你要去打他们。”

吞了吞口水,道明寺方才道:“他们说你,自闭症,有病。”

花泽类把棉签沾了沾碘酒,按在道明寺的伤口上。

惹得那个人又眯起了眼睛,不清不响的嘶了一声。眯着眼睛瞟了一眼花泽类。

“这是事实。”

花泽类不轻不重的说到。

道明寺只觉得心疼的紧,也不管上药的事情,一下子就把人揽在怀里。

心揪着疼。

“你这样我心疼。”道明寺闷闷道。

“你这样我也心疼!”花泽类绷着的脸一下子崩塌,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你知不知道,我看你一脸血倒在地上有多害怕!”花泽类眼眶通红这,像只兔子惹人怜爱。

安慰的抚了抚那人的背。

“不会了 为了你我会好好的。”

(非常喜欢脸上挂点彩的男孩子)

我群里头的妹子都是天使吧,没有你们乐乎ID没法艾特你们啦,希望你们能看到趴

能被你们喜欢 剪指甲就是上辈子拯救了宇宙!

星星数流星

西门彦觉着自己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就是将美作这个疯疯癫癫的小傻瓜给拐回了家。

偶尔回想起来那人通红的脸颊,小声的喃喃,还是会忍俊不禁。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儿啊。

见那人发呆偷懒,美作摘尽手上粘着的面疙瘩,给了那人一个暴利。

额角沾上一撮面粉 滑稽的很。

被匆匆拉回神智,一下子就撞进了美作那一双亮晶晶的眸子里。

那人也是这般。

“西门!再不工作客人都要投诉啦。”说着便伸手要去挠那人腰侧的痒痒肉。

却被西门彦轻巧一跳躲开。

“你刚想什么呢!”美作揉面团想到。

眉梢爬上喜色,垂着眼睫道:“瞧着手中的草莓奶昔,就想到那人你红彤彤的脸。”

还有那张小嘴就如这奶昔一样,甜的很。

美作手上正忙着揉面团,听见那人的话,笑着用脚不轻不重的踢了踢那人。

“我人都被你带回家了,还想着以前表白的时候啊。”

西门彦将奶昔送到客人桌上,很有礼貌的说了一句“请慢用。”

便匆匆忙忙的回到厨房,给美作来了个背后拥抱。

将下巴搁在那人的颈窝处,贪婪的吸取着那人的气息。

甜丝丝的。

美作被那人的呼吸搞得痒的很,手上一软,没了揉面团的力道。

笑道:“别闹,很痒欸。”

西门彦却是充耳不闻,手不安分的在腰上乱游走。

美作笑着拍掉那人作祟的手 惹得那人颇为委屈道:“美作!”

“欸!西门!”门口风铃响起,是阿寺。

那人笑着,不用说,美作就晓得那人一定是把类给搞定了。

果然,身后跟着一个含笑的花泽类。

“阿寺!你们来啦!”西门彦瞧着美作风风火火的卸下围裙,一下子冲到两人面前。

习惯性的勾上那人的肩膀,一如当年。

西门彦倚在门框上,弯眸瞧着那忙上忙下照顾两人的美作。

自己真是做了一个最正确的决定。

见人马上就要将小小一张桌子摆满,及时摁住了那人还要端柠檬千层酥的手。

“好啦,美作你是要把他们撑死嘛。”语气里全是宠溺。

美作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我这不是瞧见阿寺他们高兴啊。”

正当着四人续旧情的时候,电视机里不大不小的放着新闻。

内容大抵就是今晚将有流星雨划过天空。

向来都是最跳脱的美作自然是忍不住要一睹流星风采。

拖拽这另外四人,像是以前那样,爬到屋顶,只是这次没有了杉菜那姑娘。

美作倚在那人身上,百无聊赖的往嘴里塞着甜腻的蛋糕。

“上次看流星还是和杉菜那个小姑娘一起的欸。”美作又往嘴里塞了一大口蛋糕。

西门彦习惯的捻过那人嘴角的奶油,舌头卷着到口腔里,甜丝丝的味道一下子布满了整个口腔。

是草莓味的,好甜。

西门彦想到。

听到杉菜的名字,道明寺的背后微微一僵,瞥了一眼坐在自己旁边的人,瞧见那人神色与平常无异,可到底心中仍有芥蒂。

附身到那人耳边,轻声道:“我不喜欢杉菜。”

像是小孩子一样的语气。

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好像在说着,我说的都是真的哦。

花泽类一下子被人逗笑。

同样侧了侧身子,附在那人耳边道:“我知道哦,而且我也不喜欢杉菜欸。我还是比较喜欢阿寺。”

道明寺觉得这满天星光都不如花泽类的一笑诶。

“看看看,流星雨!”当美作嚷嚷的时候,道明寺毫无顾忌的吻上花泽类。

看什么流星雨,花泽类眼睛里的星星自己还没有看够呢。

小疯子是在太聒噪,西门彦掰正美作,冲着那人微微惊愕的脸,丢下一句。

“冯美作,流星比我还好看吗?”

就撞上那人还沾着奶油的唇角。

抽离前,不忘替人舔去。

抵着美作的额头恶狠狠道:“该浪漫的时候没了脑子。”

美作瞧着西门彦一双眼睛,觉得自己快要溺死在他的星海里了。

这场流星雨到底有没有看成,谁又知道呢。

宣群

西作西,寺类寺,流星花园同人的群啊

是仙女们的合集地呀

占tag致歉

吃醋是件好事

西作

  道明寺瞧着西门彦手里紧紧攥着的玻璃杯,顺带着瞥了一眼那人黑的同锅底的脸色。

  顺着那人刀似得眼光看过去,美作正和一个热辣的女人聊的正欢。

   若是那头是道明寺,只怕是背后要被剜开了花。

   偏生美作是一点感觉好似没有,自顾自的端着杯酒,聊的正欢。

   他怎的能笑的这般开心。

   手中力道又加了几分,眼神更加是冷冽的几乎是要化形作刀了。

   直冲那两人去。

   道明寺颇为欣慰的瞧了一眼乖巧窝在自己身边的花泽类。

   还好,自己从来不沾花惹草。

   自己的类也是温柔的很。

    心情颇好的将乖乖吃着盘子里食物的花泽类往自己怀里带了带。

     还往那人嘴里送了一个葡萄。

     抽离时勾了勾那人舌尖,不轻不重的压了压那人唇瓣。

     湿湿软软的。

     直到这弥漫着火药味儿的聚会结束,美作一直没有和西门彦说过一句话。

     像是怄气似得,不依不饶的缠着那个姐姐。

     明明自己对她还有她的话题一点都不感兴趣。

     强撑着一张笑脸听到了最后。

    “嘿!”在美作以为自己好不容易熬出头的时候,那个姐姐叫住了自己。

     本着做戏要做全套的原则,美作笑着转身。

    那姐姐涂着鲜红色蔻丹的手指,夹着一张名片,塞到了美作的上衣口袋里。

    做了一个“call我”的动作,俏皮的眨了眨眼。

    然后就踩着高跟鞋,扭着腰离开了。

    正准备笑着要抽出那张名片时,另一只手先替人自己抽了出来。

    那手,美作是再熟悉不过。

    顺着那骨节分明的手爬上去,撞进了西门彦好看的眼眸。

    心虚的收回了手,弱弱道:“还给我。”

    西门彦心底腾然生出一股子怒气。

    丝毫没有放回去的意思,两指夹到脸颊边,藏在平光镜后边的眼睛,满是阴郁。

    薄唇微启:“这是什么。”

    悻悻的收回手,十根手指蜷在一起,纠缠不清。

     “呶,”脸向那个姐姐离开的地方偏了偏,还能看到她酒红色的背影,藏在同样是酒红色的美作背后。

     “就像你看到的,她,是我的新女朋友。”微颔首。美作长长的眼睫垂下,遮住了那双好看的眸子。

      怒气一下子烧到了最顶值,一把扣住那人纤细手腕。

     “我记得,你美作可从来都不吃回头草啊。”微微眯起眼睛。

      以往的沉稳冷静的人设这一瞬似乎是要有了崩塌的意思。

     蹙着眉,吃痛的喊出声:“西门彦,痛。”尾音上挑,像一只猫儿,直勾西门彦的心。

    手上的劲道松了几分,美作微微转动了手腕,隐约露出一点泛红的皮肤。

    “你松开我。”手上用了力道,抽开了西门彦的手。

    揉了揉有些发疼手。

    “我觉得她很好,我喜欢她了,不行嘛!”美作倒是嘴犟的很。

    西门彦一时失语。

    见那人许久吐不出一句话来,美作扬了扬下巴:“我可不像你,一期一会。”

    最后这四个字刻意说的重了。

    一下一下敲在西门彦心上。

   怪疼的。

   他想着。

   美作见人呆愣在原地,才惊觉自己是否是说的重了。

   “咳,我。”

   “你和那个蒋小优,”到底怎么样了。

   本来是想出声问的,可谁知道,话到嘴边生生吃掉了半句。

   再吐出口,话却变了味道。

   “是男女朋友关系咯?”故作轻快的语气。

   西门彦抬眼看了一眼别扭的不行的小朋友,心里那点子怒火早就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到底还是保住那一点理智的形象。

   这一来二去的绕弯,这小朋友原来是在呷醋。

   西门彦看着眼前这个小朋友,心里头生出一股子暖意。

   嘴角不觉染上笑意,藏在平光镜后头的眼睛不自觉间弯了起来。

   见许久没有得到回应,猛的抬头,就看见西门彦那一张笑脸。

   “你,你笑些什么啊!”美作有些着急。

   西门彦眉眼弯弯道:“原来,我们美作是吃味了,吃的还挺凶。”
  
   被人一下子挑开掩盖秘密的遮羞布,美作一下子红了一张脸。

   连带着耳朵一起。

   整儿人都变成了淡粉色。

   比那酒红色还明艳。

   西门彦如是想到。

不好意思,他是我的

   “学长,我,我。”眼前的女孩红着一张俏脸,一双手捻着一封粉色的信封。

    这幅场景怎的看都弥漫着少女漫的气息。

    花泽类笑着,笑意浅浅淡淡的,瞧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见他许久不说话,那姑娘更加是绯色漫双颊。一时间“我”不出个什么来。

     正是两人僵持不下时,道明寺倒是瞅准了点,一下卡在两人中间。

     先全那点子粉红气息,尽数消失。

     那姑娘生生是被道明寺的眼神吓得哆嗦。

     忒恐怖。

     像是要生生将人拆吃入腹。

     “道,道明寺学长。”

     吓得人家小姑娘说话都说不利索。

     斜着眼瞧了瞧姑娘手里捻着的信封,神色是愈发的冷了起来。

     “不好意思,他是我的。”同小孩子似得,强硬的宣誓着自己的主权。

     站在他身后的花泽类笑的眉眼够弯。

     小姑娘被吓得都忘记了伤心,连连说“对不起”,头也不回的跑了。

      瞧着小小一个背影远去,花泽类才上前去,安慰自己这个醋意十足的男朋友。

      “还生气吗?”他笑眼弯弯到。

       “嗯。”他闷声。扣住那人的手腕 一把拉到怀里。

      细细感受到。

      力道之大是要刻入骨髓。

      孩子气的将下颚磕在花泽类的肩膀上,贪婪吸取着那人专属的味道。

       莫名安心起来。

       “那要不今天晚上来我家里吃饭?”花泽类眼睛里笑意更浓。

      同奶狗蹭了蹭。

      “好”





      具体吃什么?
      笑眯眯。
      那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了。
      企图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