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青

有幸与你相识

最近在搞自己家oc

同人不知道还能不能营业了(bushi)

等我劳改(bushi)回来

南方以南(清水带甜)

南方以南

我的提问箱,快来给我的文提意见呜啊!

这是一个关于地域的梗。

我一个南方人发自内心的喜欢苏州话!

半原作,保留角色光亮面

客官您请慢用!

许墨是南方人,白起有幸在许墨迷迷糊糊的时候听着他吴语的撒娇。

白起从小在北方长大,说起话来,硬生生的远不如许墨来的好听。

恋与属于南方,南方是一个适合滋生爱情的地方。

白起刚刚调过来的时候,还不太习惯恋与的口音,每个人话都像给你铺了一层绵绵的网,等待你陷入其中。

这个认知显然是错误的,因为只有许墨一个人。

许墨也只对他一个人布网。

白起第一次鼓起勇气约自己这个所谓的“情敌”私下见面。

是人间的四月天。

恋与是个水乡,大大小小的镇子落在高楼大厦中间,像嵌了一颗颗珠子。

白起因为对付被李泽言驳回企划案的悠然,晚到了些。

气喘吁吁的赶到了和人约定的地方,许墨早就等在那里了。

他没穿白大褂,也不是什么正式的衬衫西裤。

一件夸大的白T,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领子开的很大,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胸脯。

袖子很长,许墨把它挽起来,堆在手肘,露出一段藕似得手。

他撑着桥的栏杆,望着水里头的倒影。

桥影在柔眸里淌。(歌词,出自南方以南)

白起张了张嘴,没好意思打碎这水中倒映。倒是许墨先抬起了头。

眸子一弯,嚷了声。

“你来啦。”

带着许墨独有的口音,给白起布下一个叫做“许墨”的温柔乡。

白起挠了挠头,然后 一步一步走上石桥,和许墨对视着。

他瞧着许墨灰紫色的眼睛里满是江南烟雨,脸红着说。

“嗯,我来了。”

我来了,可就不走了。你可是把我锁在这温柔乡里头了。

狐仙捕快(爆甜)

狐仙捕快

延安这块地方,山好水好,这几百年来,出的精怪可不少。

这不,这几阵子又出了个狐妖。

那狐妖占了一个山头,立了个牌坊,说是个劳什子“狐仙府”。

这狐仙还给自个儿去了个俗名,唤作“许墨”。倒当真真和他那三千青丝,同墨染似得。

这狐仙长得艳丽无比,世间男子在这满天红纱的狐仙府,再怎么坐怀不乱,也走不过三道。

据说这许墨舞姿柔美,身段婀娜,唱腔也是顶顶的婉转。

虽说这狐仙许墨不害人,可自他一出,这天下男人皆是不好女色好男色。

官府也是对他拿捏无法,只得派了个毛头小子去探探头。

这小捕快姓白,今儿个刚刚上任,正是三把火的时候,接了指令就御剑往延安赶。

不出半日,便到了这狐仙府。

刚一落地,就入了这狐仙布下的美人阵。

满地院落,个个屋上挂红纱,屋内好似有着千个万个的狐仙,舞姿端的婀娜,唱腔也是一绝。

扰是个圣人,也怕是难不动凡心。

可这小捕快也真当当是实心眼,只吞了吞口水,“蹭”的一声,竟然是把剑抽了出来。

剑光一晃,晃去了满屋虚影。

那小捕快微微一愣。

坐在房梁上的许墨却是“咯咯”的笑了起来。惹得那小捕快猛的抬头。

这一抬头,就瞧见一双白晃晃的腿在红纱里头晃。

再接着就瞧见许墨青丝散着,微眯着一双桃花眼,上下打量着这个小捕快。

“你叫什么?”许墨挑了挑眉,似黛画的。

那捕快是真当老实,躬身道:“在下姓白 名起。”

“家中有亲人否。”许墨换了个姿势,无骨的手支着头,软绵绵的歪在一边,漫不经心的把玩着一缕挂在耳边的发丝。

“无,在下从小丧父丧母。”

“哦。”许墨好像并不在意,舔了舔唇,给红艳艳的唇染上一层潋滟。

白起只觉得一把子邪火直往那处烧。

“不用这样躬着,我又不吃人。”白起只觉得那狐每个字都带着钩子。

“那可有婚配?”许墨又问到。

“无,我四处飘荡,哪里会有姑娘愿意跟着我。”

“那,男子呢?”话钩子才刚刚勾住白起的心,许墨就飘飘荡荡落进了白起微微张开迎接他的怀抱里。

手勾上那人僵直的脖颈,俯身在人耳边吐气如兰。

“去,我的床榻就在这门背面。”

白起就像受了蛊似的,揽着那人就抬脚往里走。

“你可想好了,进去了,可就出不来了。”

白起没和着小狐妖搭腔,径直把人扔在床上,褪了两人衣衫,便俯身而上。

满屋子的红帐,都比不上许墨情动眼角微红,再婉转歌声也比不上腻人娇吟,腰肢的确是软,软的好像一摊春水。

一屋子的春色。

自这小捕快一去不归后,再上山的男人都被一个黑色锦衣男人打了下来。

个个挂彩。

“我家小捕快这是吃醋了?”许墨笑盈盈的捻着一枚亮晶晶的紫葡萄就要往白起嘴里送。却不曾想那人不吃这套,捏住献殷勤的手腕。

“是。”倒是个不会撒谎的主。

许墨的眼睛笑的越发开了,半衔住那颗葡萄,伸着脖子就要往白起嘴边送。

葡萄一下子被人叼走,许墨没忘记分开前舔了一下白起的嘴角。

“少撩拨我。”白起这气,早撒了一半。

怀里头的温香软玉不安分的乱点火,细细密密的舔着白起红了大半的耳根子:“我偏要。”

一咬牙,把人反扑在床榻间,瞧见许墨笑的成个偷腥的狐狸。

白起才知道,这是着了这个狐仙的道儿。

好在这小狐长得标志的很,也不亏。

“阿墨,来,我扶着你。”白起好生好语的说到。

可刚迈出一只脚,一阵酥麻就直上了大脑。

颇恼的微微喘息到:“你这小捕快枪法倒准,才几次就中。”

不经意间动了动腰肢,暗处那点又传来说不清道不明的酥麻。

没忍住轻哼出声。

(这里备注,狐妖可以怀孕,不论男女,男人怀孕会压到“那一点”)

完结,偏离大纲的花吐症

“咳,咳咳。”苍白的手抵在毫无血色的嘴唇上,大片大片的曼陀罗花瓣从指间掉落,落在地板上,毫无生息。

许墨跪坐在床边,深灰色的床单更显得死寂。

心中陡然一缩,对那人的在意如同花瓣一样,铺天盖地的涌来。

喉口略感腥甜,惨白的花瓣上黏连着淡淡血丝。

鲜红色的血给他那灰白色的唇染上生机,像是,回光返照。

手机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瞥了一眼,是白起。

忍着喉咙口将要喷出来的花瓣和鲜血,抖着手,划过接听键。

抖着将听筒递到耳边。

“喂。”

声音出来的一瞬间。心就被紧紧抓紧。压抑许久的思念,喷涌而出。

“咳,咳咳。”和花瓣一起,又无声的滑落。

却是惹得许墨一颤。

白起不可察觉的蹙了蹙眉。手,悄悄攥紧。

“你,没事吧。”

将手机撤的远远的,手紧紧压住那些将要喷涌出来的鲜血和花瓣。

待的那些血尽数退去,才怯生生的开口。

“不,我没事,白警官你说。”

许墨不傻,他知道的。

白起找他一定是有什么事情。他不是悠然,没有让白起动心的能力。

白起听到他的声音心尖一颤,那样子虚弱。

“你,在家,吧。”

听到那人的话语,许墨倒是噗嗤的笑起来。笑着笑着便是,又咳了起来。

“咳,是的,咳咳,我在家。”撤开捂嘴的手,安然躺着三片花瓣。

白起抿了抿嘴,一时间竟然是不知道手要放哪里。

“我来找你吧,这次案情,比较复杂。”

明明是一两句就能传述清楚的事情,白起却是硬生生编做了一个理由。

许墨悄悄攥紧了手边的床单,压着自己喉口的痒痛。

好让自己的声音看起来不是那样子飘然颤抖。

“好。”

短短一个字就好像是从喉口硬生生挤出来的。

“嗯。”

短短一通电话就好似花光了许墨所有的力气。他一下子软下身子。

却又是想到那人要来,揉了揉眉心,站起,收拾那些个花瓣。

白起没有用超能力,没有什么理由,他只是不想立刻见到许墨。

不是不关心,相反他现在急切的想知道许墨他怎么样。

只是没有理由的。

白起磨磨蹭蹭了许久,敲开了许墨的家门。

钛白色的房门,就像极了,许墨现在苍白的脸。

单薄的像是白纸。一捅就,破。破的零散,随风,散去。

他牵强的笑着,像是一朵惨白的桃花,偏生开的倔强,平白的让人心疼。

“阿,”仅仅一个单音节字出口,却是堪堪止住。转了口风,换了个疏离的称呼。

“白警官,你来了。”许墨依旧笑着。只那笑意不明显,浅浅的。

那是因为他在强忍着,心里那翻腾的,对那人的在意。

和,喉口的花瓣。

白起的眉毛不可置否的皱着,不知道是因为那声硬生生改口的称呼,还是,许墨单薄的身子。

亦或是,两者都有。

他只微微颔首,应了一声。偏了偏身子,略过扶着门把手才能维护平衡的人,进了里屋。

好浓的花香。

白起对这些花儿草儿的没什么研究,就晓得是花香罢。

许墨走了进来,笑着道:“曼陀罗的花香,不错吧。”

白起顿了顿,点了点头。

好像也挺好闻。

许墨撩起放在地上的眼镜,从容的带上。

“白警官,有什么事。”许墨拉开凳子,示意白起坐下。

而他,则是转身,替人准备茶水。

“是关于,一个杀人犯的口供的事。”

“美式,不加糖对么。”许墨顺口到。

白起也不想他是怎的知道自己的口味的,草草应下。

这个案子其实很简单,三言两语足以。

白起却将它说的冗长,好像是在向上级做结案汇报。

即使是这样,将整件案情传述完,咖啡也才只消磨了一般。

白起才发现,许墨面前,没有任何饮料。

“白警官 我明日给你答复。”许墨笑着的声音有点抖。

他是在是要忍不住了。

随着白起嘴唇的一张一合,喉咙口的花瓣和鲜血也跟着凑热闹。

连那番爱慕之意也是。

白起也是不多做停留,抽身离去。

和上门的一瞬间,许墨好像是被抽了主心骨似的,瘫软在椅子上。

喉口压抑已久的花瓣尽数喷出,落了一地的鲜红。

白起出门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许墨说的那花香。鬼使神差的,那出手机来查一查。

如果自己没记错,曼陀罗是有毒的。

果然,不出自己的意料。

许墨,你可真是不让人省心。

白起头一次感受到了心急如焚的感觉,他身子那样弱,在遇上这有毒的花瓣。

也不管这大白天的,动用evol会造成什么后果。急急忙忙赶到许墨家。

门虚掩着,可见在自己走后,许墨压根没注意到门是否关紧。

推开门就看见那人单薄的背影飘飘荡荡的,地上是一片狼藉。

一阵儿穿堂风而过,许墨也好似被这风给吹倒了似得。

掉在地上的血泊里。

啪的一声,好像白起的整个世界抖暗了。

捞起昏死过去的人儿,嘴边粘着的是亮晶晶的花瓣。

白起似乎是知道了什么。

花吐症对吧。

手指轻轻摩挲着许墨苍白的唇,尔后虔诚的吻下。

没有任何情欲。

小剧场!

“唔 白起你,你等会,有,啊哈,有人。”

许墨看着自己被白起圈在墙角,有些无奈。

“阿墨,我这是在帮你巩固治疗。”说真的,那一次是真的将白起给吓坏了。

白起抵着那人的额头,恶狠狠的问到。

“当时为什么不告诉我。”

不等许墨回答,铺天盖地的吻就涌来。

吻的许墨腿根都软了。

二十粉点梗处女肉

占tag抱歉

没得办法,我就是这么宠那些为数不多的起许党的仙女们。

好啦,点梗开始啾,是起许哦,不要看错了。

什么梗都可以~小仙女们快来给我留言啊。

言许的我三十粉写啾。

“咳,咳咳。”苍白的手抵在毫无血色的嘴唇上,大片大片的曼陀罗花瓣从指间掉落,落在地板上,毫无生息。

许墨跪坐在床边,深灰色的床单更显得死寂。

心中陡然一缩,对那人的在意如同花瓣一样,铺天盖地的涌来。

喉口略感腥甜,惨白的花瓣上黏连着淡淡血丝。

鲜红色的血给他那灰白色的唇染上生机,像是,回光返照。

手机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瞥了一眼,是白起。

忍着喉咙口将要喷出来的花瓣和鲜血,抖着手,划过接听键。

抖着将听筒递到耳边。

“喂。”

声音出来的一瞬间。心就被紧紧抓紧。压抑许久的思念,喷涌而出。

“咳,咳咳。”和花瓣一起,又无声的滑落。

却是惹得许墨一颤。

白起不可察觉的蹙了蹙眉。手,悄悄攥紧。

“你,没事吧。”

将手机撤的远远的,手紧紧压住那些将要喷涌出来的鲜血和花瓣。

待的那些血尽数退去,才怯生生的开口。

“不,我没事,白警官你说。”

许墨不傻,他知道的。

白起找他一定是有什么事情。他不是悠然,没有让白起动心的能力。

白起听到他的声音心尖一颤,那样子虚弱。

“你,在家,吧。”

听到那人的话语,许墨倒是噗嗤的笑起来。笑着笑着便是,又咳了起来。

“咳,是的,咳咳,我在家。”撤开捂嘴的手,安然躺着三片花瓣。

白起抿了抿嘴,一时间竟然是不知道手要放哪里。

“我来找你吧,这次案情,比较复杂。”

明明是一两句就能传述清楚的事情,白起却是硬生生编做了一个理由。

许墨悄悄攥紧了手边的床单,压着自己喉口的痒痛。

好让自己的声音看起来不是那样子飘然颤抖。

“好。”

短短一个字就好像是从喉口硬生生挤出来的。

“嗯。”

短短一通电话就好似花光了许墨所有的力气。他一下子软下身子。

却又是想到那人要来,揉了揉眉心,站起,收拾那些个花瓣。

白起没有用超能力,没有什么理由,他只是不想立刻见到许墨。

不是不关心,相反他现在急切的想知道许墨他怎么样。

只是没有理由的。

白起磨磨蹭蹭了许久,敲开了许墨的家门。

钛白色的房门,就像极了,许墨现在苍白的脸。

单薄的像是白纸。一捅就,破。破的零散,随风,散去。

他牵强的笑着,像是一朵惨白的桃花,偏生开的倔强,平白的让人心疼。

“阿,”仅仅一个单音节字出口,却是堪堪止住。转了口风,换了个疏离的称呼。

“白警官,你来了。”许墨依旧笑着。只那笑意不明显,浅浅的。

那是因为他在强忍着,心里那翻腾的,对那人的在意。

和,喉口的花瓣。

白起的眉毛不可置否的皱着,不知道是因为那声硬生生改口的称呼,还是,许墨单薄的身子。

亦或是,两者都有。

他只微微颔首,应了一声。偏了偏身子,略过扶着门把手才能维护平衡的人,进了里屋。

好浓的花香。

白起对这些花儿草儿的没什么研究,就晓得是花香罢。

许墨走了进来,笑着道:“曼陀罗的花香,不错吧。”

白起顿了顿,点了点头。

好像也挺好闻。

许墨撩起放在地上的眼镜,从容的带上。

“白警官,有什么事。”许墨拉开凳子,示意白起坐下。

而他,则是转身,替人准备茶水。

“是关于,一个杀人犯的口供的事。”

“美式,不加糖对么。”许墨顺口到。

白起也不想他是怎的知道自己的口味的,草草应下。

这个案子其实很简单,三言两语足以。

白起却将它说冗长,好像是在向上级做结案汇报。

即使是这样,将整件案情传述完,咖啡也才只消磨了一般。

白起才发现,许墨面前,没有任何饮料。

“白警官 我明日给你答复。”许墨笑着的声音有点抖。

他是在是要忍不住了。

随着白起嘴唇的一张一合,喉咙口的花瓣和鲜血也跟着凑热闹。

连那番爱慕之意也是。

大噶喜欢be还是he ,麻烦回复我一下啾。

花吐き病

“咳,咳咳。”苍白的手抵在毫无血色的嘴唇上,大片大片的曼陀罗花瓣从指间掉落,落在地板上,毫无生息。

许墨跪坐在床边,深灰色的床单更显得死寂。

心中陡然一缩,对那人的在意如同花瓣一样,铺天盖地的涌来。

喉口略感腥甜,惨白的花瓣上黏连着淡淡血丝。

鲜红色的血给他那灰白色的唇染上生机,像是,回光返照。

手机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瞥了一眼,是白起。

忍着喉咙口将要喷出来的花瓣和鲜血,抖着手,划过接听键。

抖着将听筒递到耳边。

“喂。”

声音出来的一瞬间。心就被紧紧抓紧。压抑许久的思念,喷涌而出。

“咳,咳咳。”和花瓣一起,又无声的滑落。

却是惹得许墨一颤。

白起不可察觉的蹙了蹙眉。手,悄悄攥紧。

“你,没事吧。”

将手机撤的远远的,手紧紧压住那些将要喷涌出来的鲜血和花瓣。

待的那些血尽数退去,才怯生生的开口。

“不,我没事,白警官你说。”

许墨不傻,他知道的。

白起找他一定是有什么事情。他不是悠然,没有让白起动心的能力。

白起听到他的声音心尖一颤,那样子虚弱。

“你,在家,吧。”

听到那人的话语,许墨倒是噗嗤的笑起来。笑着笑着便是,又咳了起来。

“咳,是的,咳咳,我在家。”撤开捂嘴的手,安然躺着三片花瓣。

白起抿了抿嘴,一时间竟然是不知道手要放哪里。

“我来找你吧,这次案情,比较复杂。”

明明是一两句就能传述清楚的事情,白起却是硬生生编做了一个理由。

许墨悄悄攥紧了手边的床单,压着自己喉口的痒痛。

好让自己的声音看起来不是那样子飘然颤抖。

“好。”

短短一个字就好像是从喉口硬生生挤出来的。

“嗯。”

短短一通电话就好似花光了许墨所有的力气。他一下子软下身子。

却又是想到那人要来,揉了揉眉心,站起,收拾那些个花瓣。

白起没有用超能力,没有什么理由,他只是不想立刻见到许墨。

不是不关心,相反他现在急切的想知道许墨他怎么样。

只是没有理由的。




b站大大的改图!
简直我就是按照这两人写的啊啊啊

这是一波花吐症的预告,我存不住稿子,打算两发完结的

”咳,咳咳。”苍白的手抵在毫无血色的嘴唇上,大片大片的曼陀罗花瓣从指间掉落,落在地板上,毫无生息。

许墨跪坐在床边,深灰色的床单更显得死寂。

心中陡然一缩,对那人的在意如同花瓣一样,铺天盖地的涌来。

喉口略感腥甜,惨白的花瓣上黏连着淡淡血丝。

鲜红色的血给他那灰白色的唇染上生机,像是,回光返照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虐,但我是亲妈啊啊啊啊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