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青

有幸与你相识

最近在搞自己家oc

同人不知道还能不能营业了(bushi)

等我劳改(bushi)回来

优等生的爱情故事

言许 优等生的爱情故事

李泽言挑着眉,仔细的打量着这位文科重点班扛把子。

许,墨。

他悄悄瞥了一眼,那人胸口金灿灿的名牌。

端正的正楷,和那个人一样。

刻板而无趣。

全身上下都是优等生的特征。

异常干净校服。照道理说,校服是最容易脏的,可许墨,硬生生的是穿的一尘不染。

哼,做作。

搭理的异常整齐的头发。午后的阳光很好,暖洋洋的撒在许墨的头发上,衬得头发亮晶晶的。

啧啧。

还有,一张白白净净的脸。许墨的脸在一群青春期的男生中意外的干净。还,特别的白。好像瓷娃娃似的。五官精致的,简直就是瓷娃娃。

娘。

长得和女生似的。

李泽言发现许墨正在笑盈盈的看着他。

怪好看的。

“你好,我是许墨。”李泽言觉得许墨有点傻,既然都是年级榜第一第二的人,怎么会不认识彼此 更何况,胸口还有名牌。

出于礼节,李泽言还是伸出了手。

“李泽言。”

空气又在一瞬间冷了下来。

“我没记错的话,老师是让我们来讨论一下运动会的事情不是么?泽言。”许墨笑眯眯的,他总有一种能和人一下子变亲近的技能。

李大班长头一次红了耳根,却还是故作冷静的说到。

“是的,是关于运动会。”一番话说下下来,只是在重复许墨的话。

许墨索性也放下了优等生的代表性坐姿,趴在了桌子上,看着李泽言。

阳光把他的脸照的太好看了。

李泽言在心里暗骂。

虽说多年以后,他还挺感谢这时候好看的阳光的。

不自然的咳了几声。

李泽言开始了往年哄骗老师的那一条套路。可话才说了一般,就被许墨皱着眉头拒绝了。

“好像去年也是这样的吧,我说泽言,你就不能有点创么。”

白痴。

李泽言索性顺着那人的话杆子爬下去。

“那许委员,有什么好建议。”

听完许墨的建议之后,李泽言简直是想给刚才年少轻狂的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不愧是文科班扛把子,那脑洞简直杠杠的。

许墨的一番伟大发言,是把李泽言说的一愣一愣的。

不愧是年级榜第一。

一瞬间,李泽言好像明白了这位年级榜第一为什么总是比自己高个几分的理由。

好不意外的,这份连李泽言也是拍手称好的企划案,顺顺利利的通过了老师这一关。

出了意外的,许墨竟然报了最惨无人道的,五千米。(我不知道有没有啊啊啊啊啊,就这样写了啊啊啊。)

李泽言有点意外。许墨这样白净的肤色一点是没有运动的。

果然,还没有跑多久,许委员,华丽丽的晕倒了。

急得我们李班长是尾巴摔开手中的文案。急匆匆的下了主席台,一个横抱就将许墨轻松抱起。

怪轻的。

李泽言掂了掂手中人儿的分量,和外表一样,特别轻。

尔后,李泽言头也不回的奔现医务室。

很显然,许墨醒来时,李泽言很是尴尬。

两人大眼瞪小眼瞪了许久,到还是许墨先说了话。

“你还要看我多久?”他笑眯眯的说道。

“差不多一辈子吧。”我们李大班长说起荤话来是一点儿不含糊。

李泽言要是后来不知道这是许墨自导自演的一出好戏,那么他一定会以为这是许墨被他真情所动,才吻的他。

毫无情欲吻。单纯只是唇齿相依,可是李泽言偏偏是绽开了烟花。

评论(5)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