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青

有幸与你相识

最近在搞自己家oc

同人不知道还能不能营业了(bushi)

等我劳改(bushi)回来

牵丝(2)

考后赎罪

“诶诶,听说了没啊,那英锦王,昨儿个带了个小娃娃回府!”

大抵这些个市井流言流传速度最是快。说者无心,听者也是无意,可谁又是知道这听上去荒诞至极的言论 恰恰最接近与事实。

话题的主角倒是满不在意,仍端着那杯红茶,倚着窗不知晓在看些什么。

饶是这般看上去不经心,可那眼神儿却是止不住的往角落跑。

红发男孩被他这一眼一眼瞧得,脊梁骨愈发挺了起来,活像只受惊的小兽。

嘴角翘的是越发起来了,那双波澜不惊的眸子倒是泛起了多年未曾有的涟漪。

“我说,小鬼,”到底还是杰克沉不住气,先是开了口,随手将白瓷茶杯一搁,晃出了些许凉透了的红茶,溅在梨木桌上。

那红发男孩被他这突然一出声给下了个不轻,就差跳起来了。一双赤色的眸子紧盯着那抹子靛色身形。

“你叫甚么,我总不可能一直叫你小鬼,你家在哪,我好把你送回去。”杰克不由分说的就坐到床沿,抬眼看向那男孩。

“不知道”那红发男孩抿了抿嘴后又道,

“家又是什么。”

赤色本是最热烈的颜色,偏偏杰克从那双眸子里看不到任何情绪。

真是糟糕。

笑意才上又下,眉梢爬上冰霜的颜色。

难得杰克缓声到:“我便是叫你裘克罢。”

“家,这个概念我也不知道。”杰克垂下眸,起了身,走至门口才回首,又到

“你只要记得,这王府便是你的家。”

说罢了,便是转身离去。

才走了几步又像是想起什么似得,走了回来,欲牵起裘克的手,谁知那孩子竟然扑上来在杰克手上留下一排牙齿印,疼的杰克直吸凉气。

“嘶,我带你去洗澡,做衣服,你这般样子,嘶。”

细细看伤口,竟然还有淡淡血丝。

杰克本不怕疼,只是这孩子的牙齿未免太尖。

谁知裘克竟是从喉中呜咽一声,发出一声狼嚎,着实是把杰克吓得个不轻。

饶是经事再多,可他也不过个十七岁的少年。那打自心底的畏惧到还是有的。

两人大眼瞪小眼,瞪了许久,吓得外面的暗卫是不敢轻举妄动,生怕是惊的那狼孩将自家主子咬伤。

杰克有小心翼翼的将手再伸过去,覆上那孩子的红发,明显的那孩子抖了抖,喉底又发出一声呜咽。

杰克愣了愣,随即手生硬的转了转,算是揉了。裘克倒是发现,那人的右手套着皮手套。

怪重的。

那人原来是左撇子。

裘克撇过头去,细看那被泥糊的脏兮兮的脸上竟是瞧见了些许红晕。

倒是可爱。

“好了,来,我带你去洗洗。”杰克这次学了聪明,将手递到床沿上,等着那人自己递上来。

轻轻的一拉,却是将那一个人囫囵带进怀里,差点惹得再被咬一口。

没曾想这孩子这般轻。

虽说是带着那人去做衣服,杰克倒是先找了瓦尔莱塔。

那一个差点没当成怪物烧死的,蜘蛛小姐。

说实话,纵使是这般天地不怕的杰克,当年见到瓦尔莱塔是,也是吓得不敢妄动。

要知道她那八条机械臂绝对不是吃素的。

后来熟了,倒是发现,这是个好亲近的邻家姐姐。

杰克也几次问过瓦尔莱塔,这机械臂是哪里弄来的。那人却是故作神秘的支支吾吾不肯告诉。

直到年,杰克双亲战死沙场,杰克自己被斩去半条臂膀,瓦尔莱塔才带着她那小宝贝,捡回了杰克一条命。

给他安上了一条机械臂。

杰克也认识了特雷西。

不得不说,特雷西的技术着实是好。那一双机械臂,现在用来确是得心应手。

不然,杰克也不会带着裘克去找她。

说来瓦尔莱塔也是张狂的很,险些被当做妖女烧死也敢在京城最繁华的地段盘下一栋楼,开了一间锦丝阁。

先前人们还不愿去妖女哪里买衣服布料,谁知,这成衣一挂,倒是通通涌了去,只为求一件金缕衣。

这两人到了锦丝阁,瓦尔莱塔还搂着她那小心肝儿不肯起。

空气里,若有若无的全是暧昧的味道。

裘克倒是不懂得这档子翻云覆雨,颠倒凤鸾的事,只是杰克倒是红了一张白脸。

他才经云雨,说不上什么经验之谈,只是在边疆,晚上常听见军妓与将士的密事,一来二去,倒也是略懂一二。

这满地衣衫凌乱,床上两人均是赤,身,裸,体。怎么看了,都,都是经过那事。

裘克倒是没发现一旁杰克的窘境,初入这陌生的环境,他的一颗心早就提到了嗓子眼。瞪着一双红眸,谨慎的环顾四周。

还未等裘克确信这屋子里没有危险,眼睛倒是被捂了个严实。

刚想着要再给那人来上一口,耳边便是覆上热气,好听的声线在耳畔响起。

还带这些红茶的味道。

“小孩子家家的,别看。”

说这番话时,杰克也是红了耳根子。

到底也是个半大孩子,多少还有这些许少年心性。

裘克也被那人一句话给唬的愣在原地不敢动。

脊梁骨倒是挺的直。

这一大一小就是这般,在锦丝阁密阁站了大半个上午。

等着日光透过琉璃的距离慢慢缩短,床上的人,有了醒转的意思。

勉勉强强直起身子,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胸,脯。原本好好盖在身上的华被尽数顺着身形落下。本是副美艳的chun,gong,tu,若是没了美人身后的那几只臂膀。

冰凉的冷兵器活活是把这雪月风花的气氛,给破了个干净。

杰克倒习以为常,这位姊姊,似乎从未将自己当作女子看,成日里衣衫半开,先前杰克还是红了一张脸,直到了看见瓦尔莱塔与特雷西颠鸾倒凤,才看的开了。

这姊姊,不是寻常女子。

瓦尔莱塔打着哈欠,一双狐狸眼眯成了一条缝,倒是妩媚多情。带她定了定眼睛,方才瞧见站在方中这一大一小。

见那孩子通身火红,咯咯的笑起来。花枝乱颤的。

笑罢了 揉揉眼角几粒泪花,方才开口:“小杰克,平日里我给你塞的那些个美艳小倌,你是不要,通通给买到鸾凤楼去,今儿个怎么带来一娃娃过来?莫不是,你喜欢这样的?”说着便又是自己笑了起来。

裘克不懂这番话的意思,只晓得这女子怪的紧,一双眼睛便是紧盯着那人不放。

杰克被瓦尔莱塔说的脸红,要知道这姊姊自从自己撞破了她那点子是,日日里给自己塞那些小倌,自己只得一个不落的送去鸾凤楼。若是让外人知晓,就不知道要生出些个什么风言风语的。

正当羞赧间,瞥见裘克盯着瓦尔莱塔不肯放,又是急忙那袖子遮住那人视线。

小孩子家家的,被这姊姊教坏怎的好。

两只袖子同一扇门帘儿似得,把一个人遮的就剩了一个头顶。

裘克正是神经紧绷时,眼前却是突的一片靛色,转身回首,却是杰克一张羞赧的通红的脸。

“你若是喜欢看,长大了有的是给你看你的。小孩子家家的,不学好。”

还没等裘克还嘴,那人却是闭上眼睛,高声道:“姊姊,你先是把衣服披起来罢。莫是要教坏孩子。”

这话还没落地,瓦尔莱塔的笑声又是想起来了,两人只听见几声钢铁哐啷,瓦尔莱塔便是披好衣衫,走到两人面前。

见杰克还是紧闭着眼,便是笑着敲了敲那人脑洞。

“这孩子闭眼就算了,你跟着凑什么热闹?平日里又不是没见到过。”

杰克这次惊觉,这姊姊是穿好了衣衫。

正欲出声讲话,却被人那涂上了鲜红蔻丹的手指抵上唇。

“莫出声,心肝还在睡觉。”

“去下边聊。”

说完便是晃着歪头套着的幻色大袖衫,摇曳着下了楼。

杰克拿着姊姊没得办法,只得半搂着裘克下了楼。

才下了红木阶梯,便是瞧见各色绫罗绸缎,直慌人的眼。

瓦尔莱塔正是坐在这一匹匹布料间,捻着一根丝线。

“说吧,找我什么事。”瓦尔莱塔挑起眼,一派的美艳。

杰克正想搂裘克,谁知竟然是扑了个空,转首一看,那孩子竟然是在布料堆里玩的起劲。

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方才回首,便又是瞧见瓦尔莱塔的那一张笑靥。

不自在的轻咳两声,道明来意。

“我想给这孩子做四季的衣服。还有做一条机械腿。”

瓦尔莱塔抿线的嘴停了停抬眸笑眯眯的问到。

“何时要?”

“立马要一套现季的。剩下的姊姊看着做便是了。”

瓦尔莱塔小姐又问到:“那机械腿?”

杰克沉吟几许:“最好能马上给这孩子装上。”

评论(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