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青

有幸与你相识

最近在搞自己家oc

同人不知道还能不能营业了(bushi)

等我劳改(bushi)回来

同居三十题第二十七题27.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27.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顾笙歌)

    乖巧学生西门和校霸美作

西门彦不止一次逮住美作翻墙逃学。

瞟了一眼记录本,

这个学期第十二次

今天,也是这个学期开学第十二天。

鼻子出气,轻哼一声。

“我说美作,都是高三生了 ,怎么还逃学。”

半边身子挂在墙的另一边的美作吓了一跳,急匆匆的回头,差一点掉下去。

掉进西门彦的眼睛里。

美作讨厌西门彦的眼镜,在他看来,这副眼镜无比的碍眼。

好像在昭告着别人,我与你们不同。平白的有着距离感。

怪让人生烦。

手腕上用劲,一下子坐在了墙头上,秋天的风大的很,把美作敞开着的校服外套振的烈烈作响。

他笑着,眉眼张扬,笑的明媚,弯起的笑眼要耀眼过秋阳。

西门彦扣住男孩的脚踝,少年要好看,校裤挽起一截,秋日还有些微凉,少年的脚踝被风吹的冰凉。

微微泛着粉色。

西门彦握住的时候,感叹它的纤细。

轻巧的使力 那人就像乘着风一样飘下来。

飘到自己的怀里。

或许吧,偶像剧就是生活的延展体。它演绎的不过是极小概念的事情。

这些事情,总会发生的。

美作惊魂未定的窝在西门彦怀里想到。

他身上很香,是美作喜欢的味道。

阳光像是最好的群演,它恰巧洒在两个少年身上。

他们相拥着。

如果美作没有恼羞成怒的推开他,或许吧,少年老是忽略自己内心的想法,做着与它相悖的事情。

做完后,又后悔不已。

美作红着一张脸拉开了两个少年距离。

小声嘟囔着:“你 你”

“你”不出个所以然来的。

少年的面皮薄的很,美作一个人都红彤彤的了。耳根子泛着异样的红色。

西门彦笑着走近:“我什么?”

他摘下了眼镜,整整齐齐的塞到口袋里,露出平日里藏在眼镜下的笑眼。

笑着一步步走近,墙角旁稀疏的杂草被折弯了腰。

美作被逼的没了退路,索性眼一闭,挥出一拳。

“没想到我们校霸大人打架不睁眼。”挥出的拳被人三两拨千斤的捉住。

同教会一样冰冰凉凉的,却染上了西门彦手心的温度。

耳根越发的红了起来,急急忙忙的说到:“你你你你,干嘛呀你!”

扣住美作的手腕,笑的同一个偷了腥的猫儿。

“逃学都十二次了,我是来讨一点补偿的。”

面上一下子布满绯云,胡乱蹬腿挥手。

不曾伤到对方一厘一毫,他少年骨软,却把自己崴伤了脚。

脸上一下子出了冷汗,含笑的嘴角也一下耷拉下去。

轻轻嘶一口冷气,脚下一个不当心,倒在了那人怀里。

“疼。”尾音挑着,就像一只猫儿似得。

挠的西门彦心痒的很。

不由分说的就将人背在肩上,没忘记绅士的避开敏感部位。

“我,放我下来啦。”美作红着脸说到,手却勾上了西门彦的脖颈。

悄悄拉近距离。

阳光很是会看眼色,给两个少年镀上一层金边。

怪偶像剧的。

美作想到。

阳光顺着微风把西门彦的话传进美作热乎乎的耳朵里:“好好学习,和我考一个大学,我想和你说我三年来一直不敢说的话。”

把头靠在西门彦的肩上,嗅着他身上的味道。

怪好闻的。

悄悄耳语:“好”

一个字,就足以让西门彦笑弯了眼睛。

“去我家?”

“你你你,别得寸进尺啊”

“去不去”

“去,你你你,可别后悔啊。”

少年未说出口的心事,全都藏在混着阳光的微风里了。

评论(2)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