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青

有幸与你相识

最近在搞自己家oc

同人不知道还能不能营业了(bushi)

等我劳改(bushi)回来

南方以南(清水带甜)

南方以南

我的提问箱,快来给我的文提意见呜啊!

这是一个关于地域的梗。

我一个南方人发自内心的喜欢苏州话!

半原作,保留角色光亮面

客官您请慢用!

许墨是南方人,白起有幸在许墨迷迷糊糊的时候听着他吴语的撒娇。

白起从小在北方长大,说起话来,硬生生的远不如许墨来的好听。

恋与属于南方,南方是一个适合滋生爱情的地方。

白起刚刚调过来的时候,还不太习惯恋与的口音,每个人话都像给你铺了一层绵绵的网,等待你陷入其中。

这个认知显然是错误的,因为只有许墨一个人。

许墨也只对他一个人布网。

白起第一次鼓起勇气约自己这个所谓的“情敌”私下见面。

是人间的四月天。

恋与是个水乡,大大小小的镇子落在高楼大厦中间,像嵌了一颗颗珠子。

白起因为对付被李泽言驳回企划案的悠然,晚到了些。

气喘吁吁的赶到了和人约定的地方,许墨早就等在那里了。

他没穿白大褂,也不是什么正式的衬衫西裤。

一件夸大的白T,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领子开的很大,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胸脯。

袖子很长,许墨把它挽起来,堆在手肘,露出一段藕似得手。

他撑着桥的栏杆,望着水里头的倒影。

桥影在柔眸里淌。(歌词,出自南方以南)

白起张了张嘴,没好意思打碎这水中倒映。倒是许墨先抬起了头。

眸子一弯,嚷了声。

“你来啦。”

带着许墨独有的口音,给白起布下一个叫做“许墨”的温柔乡。

白起挠了挠头,然后 一步一步走上石桥,和许墨对视着。

他瞧着许墨灰紫色的眼睛里满是江南烟雨,脸红着说。

“嗯,我来了。”

我来了,可就不走了。你可是把我锁在这温柔乡里头了。

评论

热度(28)